《收之桑榆,退而擁你》[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 第5章 港灣

夜色漸濃,秦桑已經到家了,她還是久久不能平靜,腦海里全是少年磁性的聲音,他說,他也可以教她,只要她願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知道他未來的命運,所以她總是給他加了一層濾鏡,覺得他很偉大,也高不可攀。

然而還沒有飛上神壇的神現在要感化不學無術的她。

「呦,今天可算回家了。」陳霞坐在沙發上擺弄着自己剛做好的美甲,陰陽怪氣的說,「這個家啊,一個兩個都看不見蹤影,不知道的還以為外面有人了。」

「你不就是前車之鑒嗎?」秦桑懶的和她耍嘴皮子,在她眼裡,陳霞不過就是一個跳樑小丑,她不會讓她多蹦躂幾天的。

陳霞被堵的說不出話,一張精心呵護的臉上表情很是豐富,不過隨即又釋懷了,「今天韻韻拿了個什麼全市一等獎,哦,好像是英語競賽吧,這成績啊用不着我啊自己也能考上a中……」

「媽媽~」

說曹操曹操就到,陳韻穿着可愛的睡裙,撒嬌的擁進陳霞的懷裡。

「韻韻可真是給我們家掙臉啊。」陳霞得意地笑着,臉上的皺紋很是明顯。

「那是自然,不努力的話該怎麼進a中,畢竟又不是秦家的女兒。」秦桑冷哼一聲,瀟洒離去。

「你!」氣的陳霞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媽媽消消氣,雖然現在我還不是秦家人,但遲早秦家是我們的。」陳韻收回剛剛乖巧的模樣,現在她眼中充滿着**和算計。

「話是這麼說,可……這幾天你爸跟進了一個項目,聚少離多,你怎麼和他培養關係?」

「他回家少,那我們就去公司啊,你明天熬點湯送過去,既增進了感情,還可以去公司刷點眼緣。」

陳韻雖然年紀小,但是經歷的事情可不少,她的親生父親是個酒鬼,每次喝醉了就會打她們娘倆,餓肚子的日子過的多了,也就長記性了。

後來一個機緣巧合,陳霞遇見了昏倒的秦川,送他到醫院精心照顧,在照顧過程中兩人感情漸漸升溫,得知她們母女的遭遇,他願意幫助她們,她們也終於脫離了貧苦生活,憑什麼有些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鑰匙,她卻要過着豬狗不如的生活。

她不僅要得到秦川,還要得到秦家。

人一旦過上了好日子,誰還會想回到過去。

次日,a中第十六屆開學典禮將在大禮堂隆重舉行,首先由校長講話表達對高一學子的祝賀,同時也對高三學子寄予希望,在這次高考中取得好成績,為母校再創輝煌。

校長講話完後依次是每個年級的學生代表發言,優秀講師發言,最後學生們共同宣誓。

「桑桑,你快點啊,典禮快開始了。」眼見教室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宋絨催促道。

秦桑停下翻找的動作,看着宋絨,「我校徽不見了。」

「啊?那怎麼辦?重大場合必須佩戴校徽啊。」宋絨着急的幫她一起找,卻被秦桑一把抓住了手臂。

「沒事,你先去我隨後就來。」她意味深長的看着前面座位上的書包,其實她還是挺意外的,沒想到關小曉這麼快就來了,還頂着她那張鼻青臉腫的臉。

宋絨也立刻反應過來,氣的瞪大眼睛,「我說她今天怎麼回學校了,原來是來挑事的!」

「桑桑你別急,我幫你問問表哥有沒有多餘的。」宋絨安慰道。

「不用,她不是想要我被罰嗎?滿足她的願望。」秦桑嘴角上揚,宋絨瞬間擔心人不是她了,反而為關小曉捏了一把冷汗。

趕到禮堂的時候校長已經開始講話了,秦讓覺得很意外,竟然能夠在門口看見葉榆。

他負責檢查學生是否佩戴校徽。

不止還有他,還有站在他旁邊想要和他搭上話的關小曉,她化了很重的底妝,用來遮掩臉上的淤青。

「上次謝謝你幫我,葉榆同學,要不是你,我恐怕現在還不能回學校。」關小曉楚楚可憐,似乎下一秒就梨花帶雨了。

還不等葉榆回答,宋絨一個健步衝上去打斷了他們,氣沖沖的說道,「關小曉!是不是你拿了桑桑的校徽!」

葉榆抬眼看向了秦桑。

關小曉裝作害怕的樣子躲在葉榆背後,「別打我……我錯了。」

「你!」這不是賊喊捉賊嗎?搞得好像她們欺負關小曉似的,宋絨恨不得上去就撕破她一副受害人的嘴臉。

「秦桑同學,你們不能憑空誣陷啊,上次確實是我不對,但是也不能就認定是我了啊!」關小曉見葉榆沒有開口,添油加醋的說道,「更何況上次葉榆也看見了的,是你在動手打我。」

葉榆沒有說什麼,清冷的目光掃了關小曉一眼,伸手摘下了自己的校徽。

「你先用。」他一手拿着紀律本,另一手幫秦桑把校徽別上。

秦桑是沒想到少年會突然靠近,屬於少年清冽的氣息迎面撲來,看着少年幾乎完美的下顎線,她一時沒反應過來。

反而是關小曉見到這一舉動後反應很大,她氣的咬緊牙,雙手緊握。

「那你呢?」秦桑摸着胸前那一抹鮮紅的刻有a中的校徽,他又一次幫了她。

「沒事,你先進去吧。」

「好。」

秦桑也沒有多問,拉着滿臉疑惑的宋絨走進禮堂。

關小曉也不好多待,訕訕的離開了。

葉榆注視着秦桑離開的身影,他會在麻煩來臨之前替她解決一個又一個問題。

「總之,學海無涯苦作舟,高中三年說長也長,說短也短,各位學子更應珍惜, 直掛雲帆濟滄海!」

校長的講話在一陣陣熱烈的掌聲中結束,接下來是優秀學生代表的發言。

秦桑有一點緊張的看向舞台,手心悶出了一層薄薄的細汗,宋絨欲言又止,想說的話剛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葉榆出場時,全場都沸騰了,秦桑覺得這是她看過最大,最震撼的場面。

但是只有她細心的發現了,他沒有帶校徽,也沒有帶稿子。

「親愛的同學們,大家好。」他一開口,本來鬧哄哄的禮堂瞬間安靜了,每個人都等待着他的後文。

「大家應該注意到了,今天我沒有戴校徽,大家也知道,校徽是我們身份的象徵。」他頓了頓,接著說,「今天我的發言主題是,少年的青春不應該被定義。」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標籤,有形的好,無形的也罷,就像我們佩戴校徽,穿校服,是為了證明我們是a中的學子,代表a中的形象,但是我站在這裡,不需要校徽,也可以代表a中,少年的青春也是如此,十幾歲的年紀應該是發著光的,我們還走在青春的道路上,我們還在參與着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