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之桑榆,退而擁你》[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 第4章 我也可以

次日一早,葉榆就已經買好了早餐,他的奶奶腿腳不便,很少離開房間,他需要為她準備一天的食物,然後她就只用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7:20,秦桑還沒有起床,八點就要上課了。

葉榆輕輕的敲了敲門,門內還沒有動靜,他無奈的嘆息一聲,他竟然有些害怕她看見他後的反應。

推開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上那張白凈的小臉,女孩頭髮隨意的散亂在床上,一縷陽光撒在她臉上有點歲月靜好的感覺。

女孩的睡姿不是很好,一邊的棉被掉落在地。

「秦桑,起床了。」他半蹲在床的另一邊,看着她,為她擋去那刺眼的陽光。

眼前突然一片陰影,秦桑翻了個身,意識也逐漸清醒起來,她眨了眨眼,意識到什麼,心裏一陣懊悔,昨天她都幹了什麼啊!

因為喝的不是很多,昨天的事情她記得清清楚楚,包括她黏着他讓他帶自己回家。

她羞愧的臉都紅了,躲在被窩裡不敢看他。

葉榆還以為她不想看見自己,撇了撇嘴,站起身,走出去的時候還細心的把門關上。

「你收拾一下趕緊來吃早餐吧,上學要遲到了。」

秦桑內心還陷入強烈的譴責自我當中,她環看了四周,簡約風格的房間,空氣中還莫名帶着少年身上蘋果味的清香。

再看向自己的衣服,除了皺了一點,還是昨天的穿着,只是渾身的酒味讓她皺了下眉頭。

想起昨天剛領了校服,她也顧不上洗澡了,趕緊將校服換上。

她出來的時候葉榆正在桌上吃早餐,他看上去很平靜,反倒是自己有些忸怩。

「快吃早餐吧,只有三十分鐘校門就關了。」見她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他開口道。

秦桑突然也覺得沒那麼不好意思了,自己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她走過去拿起桌上的三明治,第一口還沒咬下去,就聽見一個嘶啞的聲音。

「小榆帶朋友回來了啊。」老人滿面細紋,眼睛耷拉着成了一條縫,杵着一根木質拐杖,葉榆連忙過去扶着她坐過來。

「奶奶你身體不好就不要到處走動了。」

面對葉榆的指責,老人顯然是對秦桑更感興趣,一直笑眯眯的看着秦桑。

「女娃子長得可真標緻,叫啥名啊。」

秦桑訕訕的放下三明治,回答道,「奶奶你好,我是誒……小榆的同學,我叫秦桑。」她求助的看向葉榆,葉榆明顯愣了一下,她叫他小榆。

「奶奶,我們要遲到了,就先走了,菜都在冰箱,吃的時候熱一下。」說完一手拉起秦桑,另一手帶上兩人的書包,出門了。

「抱歉。」在車上的時候葉榆看着窗外,輕悠悠的說了一句。

「啊?」要不是她聽力好,她都懷疑是自己的錯覺,「是我該抱歉,昨天誤會你了,還麻煩你這麼多。」

女孩想了想,又將視線放在他的身上,葉榆覺得,她看向自己的時候全身都在燃燒。

「你叫什麼啊?我剛聽奶奶叫你小榆。」

見女孩完全沒有疏遠自己,葉榆頓時覺得放鬆多了,他笑着回看她,「葉榆。」

秦桑覺得那是她看過最好看的笑容了,她莫名的有些罪惡感,心裏也不免震驚,他就是十年後將會在商業圈裡混的風生水起的葉榆。

他不知道,他會在商業圈創出怎樣的新高度,得到人人稱讚。

她將頭扭過去不敢看他。

葉榆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收回了視線,又老老實實的看着窗外。

他們到校的時候校門已經關了,一個值班老師拿着一個本子站在校門內專抓遲到的學生。

葉榆認識那個老師,是他奧數指導老師,和他說一聲,他會放自己進去。

「跟我走。」

他正準備過去的時候卻被女孩一把抓住,帶向校門口的另一邊,看着女孩隨着慢跑而上下晃動的高馬尾,他突然覺得這樣也不錯,打消了想直接進校門的念頭。

「就這了,來吧,葉榆同學,你踩着我的腿上去。」

秦桑覺得自己都麻煩他很多了,這一次她可要幫他一次,反正自己以前都被記過很多次名字了,他可不一樣,他是好學生。

突然秦桑感受到身子變輕,葉榆竟從背後將她抱起,她也順利的達到了牆的高度,一個翻身坐到了牆上,她看着下面的葉榆有些不知所措。

可下一秒,少年一個借力便爬了上來,回到了地面上的時候她還有些恍惚,她,純純的女校霸,翻個牆竟然是被別人抱上來的,她以後的名聲該往哪裡放。

「以後別爬牆了。」葉榆說完這句話從口袋裡拿出兩個雞蛋遞給她後,就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留下秦桑一頭霧水,她看向自己不到膝蓋的短裙,臉都綠了,神她m學校,裙子這麼短,她現在不敢想像葉榆剛是拿什麼眼神看她的。

手中的雞蛋還帶着餘溫,他發現她早上來不及吃早餐了,她心頭一暖,好久沒有人處處為她留心想着她了。

快速解決完兩個雞蛋後,果不其然的遲到了,這節課是語文課,老師正在講解沁園春長沙中難理解的句子。

語文老師是一個滿腹詩經有點小古板的中年男子,他一上課,便沉浸在自己的課之中,所以秦桑偷偷摸進去也不會被發現。

「桑桑,今天怎麼這麼晚才來啊~」宋絨用語文書擋住她的腦袋,別過臉小聲的問她。

「路上堵車。」秦桑猜的沒錯,關小曉經過昨天那麼一鬧,今天果然沒面子來學校了,更何況她還不敢來告她的狀,心裏的那團無名火總算消散了一點點。

她本就不喜歡挑起事端,但如果別人特意找事,她也不是不可以奉陪到底。

還記得以前高一的時候,她雖然處處想和秦川對着干,故意在校打過幾次架,還被記過,但都是打的該打之人,那些欺負同學,目中無人的富二代,她可是有原則的女校霸。

終於熬到課間,秦桑看着書本上半文半白的文字終究還是垂頭喪氣的倒在了桌子上,雖然回到了高一,但她還是那個學渣啊,這可不是半會兒能趕上去的,初中就沒好好學過。

一旁的宋絨見她聳搭着腦袋,停下了照鏡子的動作,像她們這個班,上課不搗蛋都不錯了,想好好學習的還真沒有,大家都有錢,想進哪個學校不就一句話的事,更何況秦桑的老爸還是秦川誒。

但是她不太忍心打擊秦桑,「桑桑,你別太傷心啦,這才剛開學,跟不上很正常的。」

秦桑聽了這話頭趴的更低了,她還是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嗎?

「不過你也可以找人教教你嘛~」宋絨湊過去神秘兮兮的說,「我有一個表哥,現在高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