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之桑榆,退而擁你》[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 第10章 見一面吧,在今晚

自從秦川進來後,就一直和何堅小聲嘀咕,秦桑倒也是識趣的人,一個人坐在老爸的位子上無聊的翻他的文件。

見何堅走後,她才看向秦川。

秦川也看着她,眼裡帶着她看不懂的情緒,他走過來坐在她身邊。

「桑兒啊,我自以為給了你好生活就能彌補當時對你和你母親的遺憾,可是現在我才知道,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的心中所想,我真的愧對於你,如果你母親泉下有知……會不會怪我……」秦川說著說著便老淚縱橫。

秦桑突然心情沉重,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以前自己只是想要爸爸多重視她,新來的那對母女讓她很沒安全感,所以她叛逆,現在的她,就想秦氏度過危機,秦川安然無恙,早日能看清那對母女的嘴臉。

她握住秦川的手,「爸爸,你愧對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母親。」

他一直都對她很好,她一直都知道,她只是不能接受,自己的父親愛上了別的女人,而且是一個心懷不軌有所企圖的人。

秦川一時也不能拿出主意,他雖然對不起秦桑母女,但是他也不能趕走陳霞母女。

「算了,爸爸,你還是說說公司的事吧。」秦桑知道他的猶豫不定,也不想逼他做出決定,只能一點點消除他對陳霞母女的信任。

秦川被秦桑的成熟穩重給驚呆了,那一瞬間,彷彿自己的女兒已經成為一個優秀的領導者了,或許,他應該聽何堅的話,將她培養成接班人,秦氏的命運也該讓她承擔了。

「之前b市樓盤有強行開工的想法,不知道誰泄露出去,有一個工人偷偷施工,從二樓掉下來了,現在還躺在醫院裏昏迷不醒,現在媒體大肆報道這件事,秦氏名譽已經受到影響了。」秦川嘆氣道。

秦桑絲毫不驚訝,她早就知道會出問題,看來是那個工人的家人不好講理,用錢解決不了問題,非要秦氏給個說法了。

「爸爸,我明天去醫院看看他們。」或許,要解決問題必須清楚那對家人的態度,他們對這件事的反應有多大。

「不行,他的家人情緒不穩定,我怕他們傷着你。」秦川不是沒有派人去找那對家人協調,無一不是無功而返,他們根本就聽不進去任何話,只有一個清晰的目的,就是要秦氏給個說法。

秦桑搖頭,微笑道,「既然是在秦氏工地上出事,當然是秦氏的人去才有誠意。」

秦川也只好無奈的答應,「但是明天得讓小李跟着你,一旦他們有任何激烈反應,你都得出病房。」

秦桑向他保證不會出事,秦川才答應她。

第二天秦桑提着果籃和補品來到了醫院,她讓小李就在門口等着。

進入病房,一個憔悴的婦人帶着一個約莫八歲的男孩,婦人正為孩子削蘋果,床上的男人戴着呼吸機,臉上纏了很厚一層繃帶。

她突然很有罪惡感,她知道會出事,但是沒想到這關係到另一個家庭。

「請問是王嫂嗎?」她輕手輕腳的走過去,放下果籃和補品。

王嫂立馬就警戒的看着她,態度顯然不是很好。

「我說了多少次,我們不要錢,要說法!那麼大一個公司,給不了一個說法!」王嫂情緒激動,眼看下一秒就要站起來趕她出去了。

小李正準備進來,卻聽見女孩平靜溫柔的聲音,「我不是代表公司來的,我是作為一個犯錯父親的家屬來的。」

王嫂聽到這話明顯一愣,情緒略微緩和,陰沉的讓她坐了下來。

「我也是我爸爸的女兒,如果他現在躺在病床上,我也會不知所措,我知道這次意外對於你們是一次很大的打擊,讓你們失去了主心骨,這是我們的錯,是我爸爸的錯,我為他道歉。」

說完,秦桑站起來深深的鞠了一躬。

「但是,秦氏確實有錯在先,但是王先生不顧公司規定偷偷施工,也難逃其責。」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話觸到了她的心頭,王嫂竟開始抱着小男孩小聲哭泣起來,小男孩開始還故作堅強,現在也忍不住的抽搐。

「他出事了我們娘倆兒該怎麼辦啊?」王嫂拍着胸脯,「你說一個女人,就靠着男人這座山,現在山要塌了,女人還有什麼理由活下去……」

秦桑靜靜的聽着,等他們情緒恢復穩定,這是對他們而言最大的尊重,她知道這對於他們意味着什麼,但是她也有自己的私心。

——她不想秦氏出事。

哭了好一會兒,王嫂才停止哭泣,紅着眼眶看着病床上的人。

「您放心,會有最好的醫生為他治療,他一定會醒來的。」

王嫂看了她一眼,突然握住她的手,哽咽道:「請你們一定要救救他……孩子不能沒有父親……」

秦桑點點頭,向她保證,女人才放開手。

「秦小姐,怎麼樣了?」

秦桑出了病房,嘆了口氣,小李擔心的走過來詢問她。

「情況基本穩定了,但是還急不得。」秦桑知道這恐怕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之後的一周,秦桑都會去醫院,剛開始的時候王嫂還不是很待見她,但是後面慢慢的開始和她拉家常,時常說著說著就笑了,看向小男孩時也是一副溫柔的樣子。

特別是在秦桑告訴她自己的母親很小就去世後,王嫂對她就多了一些同情,可能在她眼裡,自己也不過是一個沒媽的可憐孩子。

如果她的媽媽還在,也會像王嫂一樣溫柔的看向自己吧。

「他……他手指動了!」熬過了整整五天,王建新終於有了一點反應,當他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王嫂才反應過來掩着口鼻哭泣。

醫生說,如果一周內沒有醒過來,可能就是一輩子的植物人了。

但是在第五天,奇蹟發生了。

次日,王建新徹底的清醒過來,秦桑進入病房的時候,王嫂正在開心的給他喂小米粥。

「桑桑來了,快隨便坐。」王嫂一邊吹着碗里的粥,一邊招呼着秦桑。

「這……位是?」王建新還沒恢復,說話有些遲鈍吃力。

「這位是秦桑秦小姐,多虧她這些天的照顧你才能這麼早醒過來。」王嫂笑呵呵的介紹道。

「秦……小姐?」一聽見是秦氏的人,王建新臉色立馬陰沉的可怕,喂到嘴邊的粥也不喝了。

「快,快讓她走,我不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