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個人嗎》[是那個人嗎] - 第9章 我想得到你

喧嘩,人群,操場上學生自由自在,白諾言這時開口道,「操場上好像很吵,可以回教室嗎?聽着吵鬧的聲音我有些頭疼。」

站在白諾言身前的桑雅擔心起了白諾言,「哥哥,我陪你去吧,表哥教室我知道。」

「那就麻煩小桑雅了,桑拓,老許,我就先去教室了,你們加油。」白諾言有氣無力,低聲細語道。

「嗯,你好好休息,葯記得帶上,以防萬一。」桑拓回應。

「知道了,我先走了。」

隨後桑雅攙扶着白諾言離開了操場,白諾言緩步前行,虛弱的身體和幼年時留下的胃病導致白諾言時常因為突然發作的胃病而倒地不起,曾經和白諾言一起上學的桑拓和許秋陽也時常遭遇白諾言的突然襲擊。

「白哥哥,你的胃病一直都沒有治好嗎?」

「嗯,目前還是藥物維持,天生的體質,永遠改變不了的事實啊……」

「哥哥,我請的是半個月的假期,周日可以陪我去玩嗎?」兩人聊着聊着來到了教室,白諾言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座位坐了下來,隨後思考道。

「周末嗎?你介意人多些嗎?你那多事的表哥約了幾個同學,可能會很吵。」白諾言看着桑雅轉頭那皺眉有些不高興的樣子,心想這小傢伙,肯定吃醋了。

突然桑雅轉過頭來,「那好吧,不過我要補償。」

「補償?什麼補償,哥哥還不知道桑雅喜歡什麼呢。」

「秘密,到時候你就知道我喜歡什麼了,表哥他們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