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個人嗎》[是那個人嗎] - 第10章 好像並沒有多麼的……

「老白,你好像還要去醫院檢查身體吧?」桑拓突然一震。

「我爸不在,這件事還是每個月一次吧,以前總是一個星期一次,花了不少多餘的錢。」白諾言平淡回復並解釋,一旁的桑雅有些生氣想說些什麼,許秋陽見到桑雅剛要開口時對着桑雅示意了一下,桑雅便停了下來。

「秋陽,之前我讓你幫我保管的日記還在嗎?」白諾言看向許秋陽問道。

「還在,放在書房一角一直沒動過,恐怕都已經陳灰了,你是要拿回去嗎?」許秋陽回道。

「不用了,你幫我處理掉就好了,不好的回憶,留着也是累贅。」白諾言陰沉這臉說道,一旁的桑雅聽見後突然發覺自己似乎對白諾言並沒有完全了解,甚至都不清楚白諾言除學習,人品以及桑拓曾經對自己說的那些事情以外的事情,瞬間就好似與白諾言的距離又相隔甚遠。隨即示意了一下許秋陽日記留下,許秋陽看懂了桑雅的意圖,點頭同意了,一邊還在沉浸於往事的白秋陽並未發覺。

「白哥哥,我差不多該回去了,我這個不爭氣的表哥就拜託你和秋陽哥了。」

「好,我們會好好照顧桑拓的。」緩過神來的白諾言回應了桑雅,隨即許秋陽跟上了桑雅,快步靠近桑雅後問道:「小雅,你真的想和他在一起嗎?那小子似乎對這方面的事情很排斥,從認識他的時候似乎就是。」

「那我不在乎,只要最後我可以得到白哥哥,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他,畢竟他也非常照顧我,從前是,現在也是。」桑雅態度非常堅決地回答。

「那好,我和桑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