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 - 第8章 血月珊瑚(下)

「你說什麼?!」我的腦子聽聞之後,瞬間炸裂,那種充斥着絕望與深淵中,毫無生機的死亡感覺,自我心底開始蔓延。

我彷彿又回到了昨天的教室,那死亡時的衝擊力,那段不可被磨滅的夢魘,在我的腦海中不停回放着,之前還說無畏於死亡,相較於死亡,我更想得到真相,可事實到目前為止,真的是這樣嗎?

完了,這下真的要死了,我真的做不到,什麼真相,什麼神靈,讓我好好地活着吧,搞什麼?我為什麼在最後死的時候就不能像男人一樣嗎?

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做過那些努力,我做了哪些心態上的轉變,可即使心態轉變,行動上卻毫無改變,甚至更加毫無作為。

我這是怎麼了……

只不過昨天被人打了一拳,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只是穆芷蝶消失不見了半天,只是見到了可疑而詭異的血色琥珀古樹……

只是誤入了這個世界,這不是我一直以來所期望的嗎?

我該怎麼辦,是要邁步向前看,接受這一切……可我接受不了我的死亡。

「不用擔心,ta對我們沒有殺心。」公良曄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說道,我追問道。「那【神靈】為什麼在這裡,他們不是要獵殺同類,吸收神魂才能提升實力的嗎?」

「別說話。」公良曄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我這才意識到公良曄看向我眸光中突然被一種情緒所覆蓋,那就是冷漠,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這是怎麼回事……不對公良曄從一開始語氣就較為冷漠,我現在回想起來,從話語的一開始,他就不叫我兄弟之間的昵稱,並且來的路上一句話也不說,也不去看我有沒有跟上他。

為什麼公良曄會變成這樣,我想起今天我們所做的推測,有可能在覺醒了神魂之後,人的性格會因為力量受到影響,穆芷蝶是受到影響了嗎?我不知道,我清楚的是目前公良曄與平常截然不同,我斷定他受到了影響。

可這就代表,他覺醒了神魂……

「公良曄,你是不是覺醒了神魂。」我堅定地說道,此時我腦子中一片空白,【神靈】之力我又不是沒體驗過,我竟然跟他這麼說話,但我不在乎了。

公良曄的臉頰微微一側,我看到他的目光開始顫抖,由原來的冷漠,逐漸卸下,轉變成熱情欣喜,可冷漠尚未卸下一半,沒有被毫無精光的漠視所覆蓋。

「不要再說話,你想知道的事情,馬上就會水落石出。」

公良曄一邊說著,一邊朝着那個古樹樹榦走去,我在身後思索着,我到底要不要跟着去,最終心一狠,也跟了上去。

我神態十分放鬆,但是我的目光卻緊緊地盯住了公良曄的行動,他做什麼我會在第一時間進行反應,可是之前學校里,那個【神靈】的瞬移般的速度……

我的目光中閃爍着,公良曄撫摸着由類似晶體形成的古樹樹榦,突然之間抬頭向上看去,淡淡的說道。「出來吧,別躲了,穆芷蝶!」

我聽聞公良曄的話,瞳孔瞬間放大,剛才公良曄所說的【神靈】就是穆芷蝶嗎?!

可是……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她會以現在的樣子出現在這裡,我不希望她是在等我們兩個人,我無法接受現在的她……

我跟着向上看去,突然間聽到了什麼,我看去聲音來源的方向,滴答滴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在樹枝交錯的樹榦上,我看到了兩個黑影,聲音正是從其中一個黑影發出的。

其中一個黑影從十米高的樹榦上跳下,拼接着一瞬而過的微弱光線,頃刻之間看到了另一個黑影,是那個昨天在學校大肆屠殺的壯漢,它睜着兩個眼睛,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胸前,我聽到的是他的血液在一滴一滴地落下。

頓時,五臟六腑之中感覺到了嚴重地不適,我強硬抵抗,目光移到了穆芷蝶跳下來的地方。

十米高,一個人……不,如果是常人非死即傷,至少也是腿部粉碎性骨折,穆芷蝶真的……已經成為【神靈】了嗎?

我看到了穆芷蝶的那副清純可愛的面孔,但是在那張臉上卻覆蓋上了目中無人,將所有人視為螻蟻的淡漠目光,我看在眼裡,痛在心裏,她變了,變得與我想像中的不一樣,那不是穆芷蝶,不是……

那曾經視作我的希望的笑靨,曾經心靈顫動的目光,曾經將她視做我活下去的意義的親和與害羞,此時消失的一乾二淨,我甚至看成了另一幅模樣,我不認識她了。

「此處血月珊瑚的神識精匣,已經被你拿走了嗎?」公良曄看着穆芷蝶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