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 - 第7章 血月珊瑚(中)

那棵巨大的古樹如同一直在這裡生長,成長了成千上萬年,才長成了參天大樹,並且這棵古樹的樹皮是鮮紅色的,在太陽光之下那麼的妖艷陰邪。

即使是古樹,成長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它便依靠着圍着它的樓生長,依附着建築而長。

目測我們與古樹的距離也就是幾百米,在這個距離古樹的體型就如此龐大,如果靠近了這個古樹究竟有多大啊。

而且如此明顯,如此詭異的古樹,直至目前為止沒有人察覺到它的存在,沒有媒體的報道,沒有**的調查……

這根本就不可能,只能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想到這裡,我不經意間感受到了一種極端的恐懼,我是真正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恐怖。

內心之中忽然有一種悸動,想要去近距離地去看這個古樹的真正面目,不過我還是感覺這其中有點不太對,幾百米的距離下,我們坐在沙發上,公良曄是怎麼看到它的呢,雖然他距離窗戶坐的近,但畢竟他是坐着的啊。

「兄弟。」我喊了一聲公良曄,後者顯然還沒有從衝擊中清醒過來,我喊了幾聲他都沒有回應我,剛準備坐回去的時候,他轉身對我說道。「過去看看?」

那棵神秘的妖異古樹確實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但這個時候我又不知道什麼情緒上來了,有點不想動了,可能是大腦已經開始暈眩想要睡覺;可能來自將來未知的危險將我徹底嚇成了慫包蛋;或者是我又想要放棄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意義……

這誰知道呢,我看着公良曄堅毅地神情,隨後略微嚴肅地點了點頭。

直線距離看着不遠,實際上加上繞道的距離差不多都在兩公里了,我們終於走進了城中村。

城中村裏面的人非常多,又像我們的學生,也有上班黨,也有無業游民,甚至還有隱藏的富二代在這裡過着懶惰的生活,城中村從白天到晚上保持着熱鬧與擁擠的人群,超市小吃美術街邊到處都是,飄向四溢,喝了這麼多我倒是有點想吃點什麼了,但看着公良曄默不作聲的朝着印象中的方向前進,我到沒掉隊去買吃的。

從家裡出來,公良曄就沒有說一句話,我感覺他與早上判若兩人,完全就不是同一個人,這讓我想到了穆芷蝶,你去哪裡了,為什麼不回我消息,不接我電話……

事實上,我從早上到現在一直在給她發消息,打電話,穆芷蝶那邊卻沒有任何消息,這讓我才有了之前的猜測,也是我一直不想有的猜測,我寧願穆芷蝶睡了很久很久,也不想現在這樣人間蒸發。

之所以叫城中村,不只是房子建築如同村中那般肆意妄為,還有它的路十分的狹窄,有的地方只能容納一個人側身通過。

我沒有記住具**置在哪裡,還要掏出手機不斷地確認,然而公良曄如同着魔了一樣,連一個現實中不存的事物都記得清清楚楚,七拐八拐後,我們又是橫着身子走過了一個狹窄的道路,隨之周圍的一切彷彿變換了。

不光是周圍的溫度逐漸降了下來,甚至還有周邊的建築變得更加破敗,再往裏面走,我還看到了爬滿了牆面上的藤蔓,這裡的建築物更加蕭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