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 - 第3章 災難降臨

第三天,持續兩次一模一樣的夢境在我的大腦中旋轉,我看着黑板上的字跡,這一天確確實實地又回來了。

我之前做過連續且相同的夢境,但……這不一樣,我彷彿被困在了時間的旋渦之中。

是不是……這一切都是我的幻覺,都是我的夢境,我只是在原地徘徊罷了,我沒有邁出那一步,我一直是困在自己的世界裏。

我做了一個令我大吃一驚的舉動,考試的時候,我猛然起身,不顧老師勸阻奔向走廊,在狹長的空間中飛奔,連續爬上幾樓之後,來到了第一考場,我推門而進,看着有些緊張的公良曄說道。「這一切是夢嗎?」

考場的監考老師走了過來,對我說道。「你是哪個班的!現在是考試,無組織無紀律,擾亂考場紀律,你再不走我就把你帶到教導主任那裡。」

這時,我考場的監考老師也跟了上來,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彷彿是要看穿我的內心,在肌肉與血液的包裹下,找出我犯下的錯誤。

然而,就在我以為我要被抓去老師辦公室的時候,教學樓的牆體瞬間出現了幾個裂痕,整個地面產生了劇烈的搖晃與顫抖,無數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還有來自學生的躁動。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了?」

「地震了,快躲桌椅下!」

公良曄拉着我躲在了課桌地下,隨着裂痕的蔓延,屋頂的水泥與鋼筋在如此損害之中脫落分解砸下。

我說。「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昨天跟前天可不是這樣的啊!」

公良曄說。「我也不知道啊,先保命要緊啊,快再往裏面靠一點。」

我喊道。「穆芷蝶,呂思琪他們怎麼樣了!」

「廢話,她們肯定跟我們一樣躲起來了,我們就等待着地震過去再離開這裡吧。」

我內心深處一直傳來一種異樣的刺痛感,有感覺一團無名火在我的心臟處燃燒,這種感覺出現的原因,是我在想到穆芷蝶的時候。

這種感覺使我沒辦法進行思考了,我對公良曄說。「不行,我要去找她們。」

「你現在擔心也沒用,你要有命才能去擔心啊!」

我剛想起身的行為被公良曄死死抓住了,我剛想轉身掙脫束縛,一個巨大的混凝土石砸了下來,上面斜插着一個鋼筋,這跟鋼筋距離我的位置只有三公分,如果不是剛才公良曄攔住我……

這麼大的巨石,砸中的是旁邊那個同學,鮮紅的血液飛濺,其中血液拋灑到了我的臉上,濕熱的液體伴隨着濃烈的血腥氣味,我的全身都在顫抖,我看到那雙瞪的巨大的眼睛,被巨石砸中的屍體,它就像是癟了的氣球。

啊啊啊啊!

我不行的,我怎麼可能跟天災進行對抗啊,我怎麼可能對抗的了啊!

我不能死,我不想死,感謝上天,感謝公良曄,感謝……我的幸運……

我就是一個愛幻想的小鬼啊!

這塊石頭彷彿就是砸碎那面幻象鏡子的手段,將我引以為傲的自信撕裂成無數碎片,可笑的是,在這個巨石輕飄飄地帶走一個人的性命與靈魂之後,整個樓逐漸安靜了下來,這彷彿有人刻意的剝開我的內心,狠狠的嘲笑我一樣。

殘酷、無情。

公良曄問我。「羽塵……你沒事吧。」

我點了點頭,我看着被鮮血濺射到的雙手,全身在控制不住的顫抖,剛才的恐懼,如同深淵一樣在我的腦海中不停的回放。

公良曄說。「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如果再發生地震,整個樓都保不住。」

我點點頭,許多人都從教室沖了出來,將整個樓梯道口堵的是水泄不通。

就在我與公良曄擠到了樓梯口的時候,只能感覺到一陣寒風來襲,下一刻,走在最前面的幾個人,竟然直接被斬斷了身體,鮮血拋灑,將整個白色的牆染紅了,如同在地獄中盛開的婆娑花,瞬間綻放,不給世人懺悔喘息的時間。

一時間,人群中傳來了人們的尖叫與呼喊之聲,他們開始意識到這條路是通往死亡的修羅道!

緊接着,又是幾個同學的屍體橫在了樓梯上,我赫然看到一個拿着斧子的壯漢,正在向上走來。

壯漢穿的褐色背心早就被鮮血染紅,即使連奪走其他性命如此罪惡的事情,牢拷拷不住那濕滑狡詐的腳步……

「回班裡躲起來!」公良曄向我喊道。

我抓住了他的胳膊說。「穆芷蝶她們人呢!我們必須要找到她們,我們不能拋下她們!」

「我知道,可是她們人在哪啊,還在考場嗎?」

「不去看看怎麼行!」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在末尾考場,他們三個人學習程度都挺好的,穆芷蝶是第五考場,在這個走廊的盡頭。

擠開人群,在跑的過程中,我看到有的教室里,學生躲在課桌下面瑟瑟發抖,有的是想從窗戶上跳下來,有的被混凝土石壓在了下面,人間的疾苦與世間殘忍在原本培育學生的學校里展開。

我倆來到第五個考場,終於看到了安然無恙的兩個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我走上去說。「我們來了,不哭不哭。」

公良曄也去抱住了呂思琪,擺脫了在平常男女授受不親的糾纏,肌膚之親才是面對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