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寵》[攝政王的心尖寵] - 第5章:女扮男裝

夜深了,顧傾淺屏退了流珠她們。

沈妙雲手中端着一份糕點,來到顧傾淺的房間,發現她屋子裡的燈火還亮着,敲了敲門,「淺淺,你睡了嗎?」

聽到母親的聲音,顧傾淺放下手中的筆,起身朝門前走去。

打開房門,見她手裡端着一份糕點,微微一愣,「娘,這麼晚了,你還沒睡?」

沈妙雲一臉溫和道:「晚膳見你吃的少,怕你半夜餓肚子,便做了一些糕點過來,沒想到你還沒睡。」

「進來吧!」顧傾淺將門敞開,沈妙雲便走了進去。

顧傾淺將房門關上,邁步走了過去,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沈妙雲見桌子上放着文房四寶,宣紙上還有娟秀的字跡,都是一些中藥名,「這麼晚了,你還在寫藥方嗎?」

顧傾淺點了點頭。

沈妙雲見了,無奈的嘆了口氣,「淺淺,我跟你爹將你送到葯鬼谷,這一送便是十二年,你心裏是不是在怪我們做爹娘的狠心?」

顧傾淺低垂着眼帘,沉默不語。

說不怨恨,那是假的。她離家數十載,遠離雙親,接受嚴苛的訓練。

有時候,她在想,是不是爹娘不要她了,為什麼狠心將她送到葯鬼谷?甚至逢年過節,都見不到他們一面,他們也不來探望她。

好在這十二年,娘親經常給她寫信,她才感覺到心裏的一點安慰。

「娘,我累了,咱們能不能不說這些?」顧傾淺岔開話題。

沈妙雲一臉心疼的望着她,含淚點頭,「好,娘不說了,來嘗嘗我做的糕點。」

話一說完,她便拿起一塊糕點遞給顧傾淺。

顧傾淺伸手接過,放在嘴邊輕輕的咬了一口,沈妙雲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樣?好吃嗎?為娘記得,這是你小時候最喜歡吃的茯苓糕。」

顧傾淺笑着點頭,「嗯,好吃,還是小時候的味道。」心裏卻一片酸楚。

「再來一塊,多吃點,以後娘每日都給你做。」說著,沈妙雲又拿了一塊塞進她的手裡。

次日,清晨。

「什麼?你要隨我一同入宮?」顧長風一臉詫異的看着面前的顧傾淺。

顧傾淺點了點頭,「只有見到了太后娘娘,才能準確的找出她的病因,女兒已經聽說了,這次太后的病來的蹊蹺,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突然就中風了?」

顧長風想也沒想便拒絕,「不行。」

「爹,眼下只有這個辦法,女兒才能救整個顧家。」

顧長風一臉溫怒道:「我讓你回來,不是讓你進宮赴死的,太后娘娘的診斷記錄我會給你,你只需要待在家裡幫爹想辦法就行。」

「沒有見到太后,如何給她治病?爹,這個道理,您不是不知道,我們時日不多了。」

顧長風沉默了,他們只有兩天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