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寵》[攝政王的心尖寵] - 第10章:似曾相識

君九澈擺了擺手:「繼續趕路!」

「是……」段飛弱弱的應道,便放下車簾,轉過身去繼續驅趕馬車。

「你……沒事吧?」

聽到這話,顧傾淺回想起剛才一頭撞進他懷裡的情形,有些不自在。

她撩起窗帘,清澈的眸子閃爍着,有意無意的看向馬車外的街道,道:「我沒事。」

君九澈回想起剛才他聞到的蘭花清香,不由暗自疑惑,一個男子,身上怎麼會有女子的體香?

想到這,君九澈忍不住朝顧傾淺看去。

顧傾淺感覺到對方強烈的視線,不由偏頭看向窗外的街景,饒是淡定如斯的她,在他的注視下,也變得有些心虛起來。

他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

君九澈注視着顧傾淺的面頰,見她臉色微微泛紅,目光躲閃,露出了女子的嬌態,他不由更加疑惑了。

他從未聽說過顧長風有兒女,突然之間就多出個長子來,擁有一身精湛的醫術。

還有她身上似有似無的香氣,跟昨日救了他的女子的氣息有些相似。

當時,他受傷昏迷,突然覺得傷口一陣疼痛,便驟然驚醒,模模糊糊中看到一白衣女子,他緊緊抓着她的手腕,想要看清楚她的模樣,卻又痛暈了過去。

想到這兒,君九澈忍不住問道:「敢問顧公子是何時回的帝都?」

顧傾淺面露疑惑,他怎麼突然問起這個?雖心有不解,但還是告訴了他,「昨日回的帝都,有什麼不妥嗎?」

昨日?

「敢問昨日你可有救過什麼人?」

聽他這麼一說,顧傾淺突然想起來,她在回帝都的路上遇到一個受傷的黑衣男子,那男子的容貌跟眼前的君九澈如出一轍。

想到這,顧傾淺一臉驚訝,她救的黑衣男子竟然是他。

難怪她進宮那會兒見到他,覺得有些眼熟。只是他身着華服,面色不似之前那般蒼白,她一時之間沒有認出來罷了。

君九澈把她的神色盡收眼底。

顧傾淺雙手緊緊攥在一起,暗自思索着,他既然有此一問,說明他已經對她產生了懷疑。

但當時他處於昏迷,應該沒有看清楚她的模樣,不然她入宮時,他就應該認出來了,他是在試探。

顧傾淺斂了斂心神,淡淡一笑,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道:「接到家父書信,在下便馬不停蹄的趕路回來了。」

聽到她的話,君九澈半信半疑的看着她,「這麼說,顧公子一路暢通無阻的回到了家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