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娶我》[蛇王娶我] - 第8章

我在心裏安慰自己,陳叔只是個傻子,他說的話我不能相信。

好在返校途中一切順利,一到學校我就給姥姥報了平安。

之後的日子裏我幾乎每天都要給姥姥打電話,我怕姥姥遭到報復,我得確定她老人家平安。

姥姥說我走了後村裡是有幾天不太平,但是都沒人受到傷害,讓我不要擔心。

青春洋溢歡聲笑語的大學校園漸漸驅散了籠罩在我心頭的恐懼,而褚今許自從那晚之後也沒有再出現。

我有時候甚至在想,端午假期內所發生的事情,是不是我做的一場夢?

直到一個半月之後,一對中年夫妻來我學校,指名要找我。

我見到那對中年夫妻是在學校門口的小飯館外,我和好友去吃午飯,一眼就看見了正四處張望的中年夫妻。

為什麼會一眼看見呢?

那是因為他們推着輪椅,輪椅上坐着一個恬靜乖巧又很漂亮的女孩子,看模樣十五六歲的樣子,只是看起來有點病懨懨的。

我並不認識他們,可他們看見我時眼睛都亮了起來,那中年女人直接衝到了我的面前,緊緊抓着我的胳膊,像怕我跑了似的,我給嚇了一跳。

「你誰啊?」我皺眉。

中年女人的眼神在我身上打量着,激動得嘴唇都在顫抖,「笙笙…你是笙笙,對嗎?」

我一愣,這個女人竟然認識我?我從小到大除了村裡的人外認識的人並不多,眼前這個女人更是沒有印象。

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旁邊的好友張安安問道,「孟笙,你親戚啊?」

我搖頭,老實說道,「不是,我不認識。」

聽到我的話,中年女人的神色有些黯然,她依舊緊握着我的手,「笙笙…我是媽媽啊。」

什麼?我的心突然一滯,整個人都變得僵硬起來。

媽…媽?

這個稱呼曾是我童年最渴望的,別的小孩子們都有爸爸媽媽,颳風下雨的時候總有爸爸媽媽接送,可我沒有。

那時候我總是問姥姥,我的爸爸媽媽呢?姥姥只是嘆氣並不回答我,直到我年紀稍微大一點,我才從同村人嘴裏聽說,我一出生就被爸爸媽媽拋棄了。

不過雖然我沒有爸爸媽媽,但我該有的寵愛,姥姥一樣沒落下。

當我慢慢忘記我是被爸媽拋棄的孩子時,竟然有人出現拉着我說,是我的媽媽。

一時間我變得不知所措,女人的視線還在我身上打量,「你都長這麼大了啊……」

是啊,十八年了,我都長這麼大了。

曾經拋棄我,現在又來找我做什麼呢?

女人一隻手挽着我胳膊,一隻手指向了一旁的中年男人和那個輪椅上的女孩子。

「笙笙,那是爸爸和妹妹。」

中年男人沒有看我這邊,他正在和輪椅上的女孩子講話,那神色間無盡的寵溺,除了最開始外男人的眼神就沒有再往我這邊看。

女人有點尷尬,她馬上說道,「你爸他十幾年沒有見過你,一時間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你不要介意。」

「我們到飯店裡邊吃邊聊吧。」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