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娶我》[蛇王娶我] - 第17章(2)

一滴血似的。

褚今許,「這項鏈不對勁,你暫時不要戴了,你睡著了之後我守了你一夜,期間沒有任何東西接近你,但是你精氣還是被吸了,那就只能是你身邊的東西了。」

我被褚今許的話給震驚了,這條項鏈這麼邪門的嗎?

可是這條項鏈是楊瑤送我的,我爸媽和楊瑤都是普通人,怎麼會有這麼邪門的項鏈?

就算他們拋棄了我,過去了這麼多年,他們也不會剛和我見面,就要置我於死地吧?

我皺起了眉頭,會不會是褚今許搞錯了?

「好,我暫時不戴了。」我乖巧的說道,我還是很聽褚今許的話的。

褚今許又說道,「這條項鏈,我拿去給朋友看看,在我回來之前你最好待在學校里,哪裡都不要去,學校人多陽氣重能保住你一條狗命。」

不等我答應,褚今許拿着項鏈就匆匆走了。

我心裏還挺慌的,我內心是不希望問題出在這條項鏈上的,我不願意以惡毒的心態去揣測爸媽和楊瑤的行為。

褚今許一走就是好幾天,這些即便我沒有戴項鏈,我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差,我去醫院檢查過,卻沒有任何問題。

我第一次盼望褚今許早點回來,早點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

期間我媽得知我生病了,幾乎每天都來學校看我,每天都必定帶來她親手做的吃食。

她看我氣色不怎麼好,給我做了很多補血補氣的食物,她這些行為讓我逐漸感動,心裏也慢慢的接受了她。

獲得一直都渴望的母愛,誰又能拒絕呢。

直到五天後,我媽照例給我送來了補氣湯,我在上課她因為還有事情就把湯放在了門衛室。

下課後我就去取了湯,在我拎着保溫桶回寢室的路上,走了好幾天的褚今許終於回來了。

我剛想跟他打招呼,他走近我,長袖一揮將我的保溫桶打翻在地,熱氣騰騰的湯灑了一地,一滴都沒留。

我有些生氣,這是我媽給我送來的補氣湯,他給全打翻是什麼意思?

「褚今許!你什麼意思啊?」我一氣就直接喊出了褚今許的名字。

喊了褚今許的名字我就後悔了,這是我第一次喊他的名字,我以前都是喊他岐月神君的。

「從現在起,斷絕跟你父母的來往。」褚今許直接說道,一點反應的機會都不給我。

我愣住了,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為,為什麼?」我問。

褚今許做事從來都不跟人解釋,這次他依舊沒有解釋。

「你之前答應過我什麼?你說你會聽我的話,這麼快就忘了?」

「可是我也應該有知情的權利啊,你就這樣武斷的下結論,也不告訴我為什麼,我怎麼聽啊!」我着急的反駁。

有的時候,女生突如其來的情緒能讓她直接忽略面前的危險。

我此時心裏就很氣憤,就連褚今許隨時都能弄死我這點都忘了。

聞言褚今許似乎比我還要生氣,他冷聲道,「本君做事還需要向你解釋?總是你聽我的就行,否則就算你死了,我也不會管。」

我的脾氣也上來了,失而復得的親情,怎能不明不白的捨棄?

而且,姥姥也希望我回到爸媽身邊,她老人家也能放心。

我脖子一梗,眼睛一瞪,「死就死,我不要你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