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娶我》[蛇王娶我] - 第17章

我努力的壓制住狂跳的心臟,我要是沒給褚今許一個滿意的答覆,他會不會一個不高興弄死我?

想來想去,我決定試探性的問,「神君,不如您告訴我,您要我怎麼感謝您?」

畢竟我也不知道褚今許的想法,他自己提出來比較好。

褚今許沉吟了一會兒後,才緩緩對說道,「我要你聽我的話,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不得質疑。」

不用說我也會遵守的,我哪裡敢質疑褚今許?我可永遠不敢忘記質疑褚今許的後果,真的太可怕了。

活着是多麼的美好。

「好,我聽你的。」我說道。

褚今許滿意的點頭,冰冷的手指撫着我的臉,「嗯,奴隸就得聽話。」

他的話讓我心裏很不好受,而我只能陪着笑,我和褚今許之間的差距太大,他是我現在不能反抗的存在。

在谷倩和張安安帶着老師來之前,褚今許就先離開了,走的時候他跟我說晚上會來守着我,會揪出吸我精氣的的東西。

秦嫣被送到了醫院,她的家人也來了,寢室里就只剩下我們三個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從枕頭下摸到了楊瑤送給我的項鏈,血紅的吊墜入手很冰冷,像在手裡抓了一塊冰似的。

這條項鏈的紅色紅得特別漂亮,看了幾眼後我覺得很吸引人。

想到我媽對我說的話,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項鏈戴在了脖子上。

其實我媽有的話說得也對,楊瑤是無辜的,我沒有必要和她生氣,而且她現在還得了這麼奇怪的病,還有可能生命垂危。

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妹妹,但也希望她能沒事。

這晚我又做了一個夢,我夢到自己四肢被禁錮在一張鐵床上,無論我怎麼掙扎都不能掙脫,這個姿勢讓我覺得我像是一塊粘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而床的旁邊還站着一個紅衣男人,正目光沉沉的盯着我。

當他盯着我的時候,我感覺到整個人的呼吸都停止了,彷彿隨時都能死掉。

他伸手在我身上撫摸着,像是在撫摸着一件絕世珍寶,重不得輕不得。

「等我。」那個男人湊近我,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隨後我感到禁錮在我四肢上的鐵環一松,我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我大口的喘着粗氣,汗水浸濕了我衣服,頭髮更是黏膩的貼在我的額頭上,這讓我很難受。

我以為我還在夢裡,卻看見褚今許坐在我的床邊,看到他我緊繃的身體逐漸的放鬆了下來。

「你自己看。」不等我說話,褚今許又將鏡子丟給了我。

我忙拿起鏡子,鏡子中的自己比昨天更憔悴了,眼窩和臉頰都凹陷了下去,要不是我還能呼吸我甚至都覺得自己是不是一具屍體?

「怎麼會這樣?我精氣又被吸了?」我摸着自己消瘦的臉,驚恐的說道。

這才兩天啊,要是再被吸一天,我豈不是就成骷髏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

褚今許盯着我看了許久,最終視線定在了我的項鏈上,他手朝着我的脖子一抓,項鏈就落入了褚今許的手中。

「這東西哪裡來的?」褚今許的語氣很嚴肅。

「我妹妹送我的。」我回道,又不解的問,「這項鏈有什麼問題嗎?」

項鏈在褚今許的手中散發出來的光更加紅亮,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