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娶我》[蛇王娶我] - 第12章

血腥氣?

聞言我趕緊抬起胳膊嗅了幾下,哪有什麼血腥氣,明明就是花露水的味道。

「沒有啊。」。

褚今許肯定道,「不會錯,剛才我明明聞到有血的味道。」

說著他的身體靠我更近了,整個人都要貼在我身上了,搞得我身體瞬間緊繃。

我心想該不會是褚今許聞錯了吧?

我剛想說是不是他搞錯了,腦子裡便出現之前褚今許差點擰斷我脖子的畫面。

我還是閉嘴吧。

然而下一秒我剛一邁動步子,就感覺到下身有一股暖流,剎那間暖流變成了山洪。

草!我的臉瞬間變得通紅,這段時間精神很緊張,我忘了這幾天是我的生理期!

難怪褚今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我的臉在此刻白了紅,紅了黑,黑了又青!

我真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再怎麼說褚今許他也是個男的啊!

沒法給褚今許解釋了,順手將挎包丟在了桌子上,捂着褲子就跑去了廁所。

由於褚今許在宿舍,我只好跑去樓層的公共廁所。

我在廁所里磨蹭了許久才回宿舍,也不知道這百年老妖怪知不知道女兒家的事。

宿舍的其他人已經回來了,秦嫣正擺弄着楊瑤送我那條項鏈,見我回來,秦嫣說道,「孟笙,不好意思啊,我看你包掉在地上了,包里的東西也跑出來了,我看你這項鏈挺好看的,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沒事。」我擺了擺手。

秦嫣摸着項鏈愛不釋手,她又說道,「我今晚有場直播,你把這項鏈借給我戴戴唄,我改天請你喝奶茶。」

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我本就不喜歡楊瑤送我的東西。

「你要是喜歡的話就留着吧,我不喜歡這些東西。」我說道。

秦嫣很高興,看項鏈的眼神格外的狂熱,我不禁覺得好笑,就是一條項鏈而已,不至於吧。

褚今許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我的身旁,見我將項鏈給了秦嫣,他聲音涼涼的說道,「如若你把我給你的手鐲送與別人,我會毫不猶豫的擰斷你的脖子。」

我看向了手腕上的紅線鐲子,我之前還在想姥姥在哪裡去給我弄來的這個鐲子,沒想到這桌子竟然是褚今許的。

姥姥當初究竟為什麼會求錯仙君?

褚今許的話讓我的脖子發涼,真怕他哪天不高興把我的脖子當毛巾擰了。

「岐月神君說笑了,我哪裡敢將您的東西送人啊,我姥姥說了就算是死也不能將手鐲摘下來。」我說道。

褚今許這才滿意的點頭,他說道,「你只是暫時脫離了那黃家的報復,可因果不散的話他早晚都會再報復你,就算報復不了你,那你的子子孫孫也會遭此一劫。」

我緊皺着眉頭,整個人都變得有些焉了,「還請神君明示,我該怎麼做才能了結這一段因果?」

褚今許輕輕嘆了口氣,「黃家那窩小崽子遭此橫禍死於非命,你需渡它們輪迴,重入世間。」

褚今許的話說得我雲里霧裡的,什麼輪迴什麼世間,具體應該怎麼做?

像是知道我心中所想,只聽褚今許繼續說道,「攢夠功德即可,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