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娶我》[蛇王娶我] - 第1章

我剛一出生還沒來得及睜眼就被我親爸給埋了,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我不僅是個女孩兒還是個怪胎。

剛出生的我渾身通紅,身上滾燙得如同一個小火球,產婆抱着我差點沒把我丟出去。

奶奶一看指着我媽的鼻子罵她是個掃把星,就連生的孩子都是個怪胎,我媽剛生完本來就虛弱被奶奶這麼一氣,直接就暈了過去。

為了不讓我的事情傳出去,奶奶就出主意對外說我媽生的是個死胎,我爸也是個狠人當即抱着我就去了後山上的小樹林連夜給埋了。

等姥姥拎着補品到的時候,就看見我媽正暈着孩子也沒見着,而我奶奶還在罵罵咧咧,姥姥是個烈性子她把雞一丟就和我奶奶吵了起來,差點就動起手來。

當得知我被我爸給埋了,姥姥氣得眼眶通紅一巴掌扇在我爸臉上。

「喪天良的作孽啊!這麼小的孩子你怎麼下得去手!什麼怪胎?你們兩個都是人怎麼會生出怪胎來?!」

「我看你們就是覺得生的是女娃兒不想要!」

我爸抿着嘴巴沒有說話,只是煙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也並沒有要去把我刨出來的意思。

姥姥也顧不上晚上黑燈瞎火的,她摸黑進了小樹林,據她老人家說當時找到我的時候,一條手臂粗的白色大蛇正盤在我的身上,將整個小小的我都裹在了裏面。

姥姥嚇得心都跳在了嗓子眼,她以為那畜生要把我給吞了,誰知那蛇見我姥姥來了它竟然緩緩放開自己的尾巴鬆開了我,然後昂着腦袋盯着姥姥看了一眼後,就快速的消失在了樹林里。

姥姥說當時覺得很奇怪,一條蛇是怎麼把我從土裡給刨出來的?

按照我爸說的我身體燙得跟個火球似的,可當姥姥抱起我的時候我的身上卻只有淡淡的體溫,只是渾身還紅得跟塊紅布似的,臍帶都還是血淋淋的,她說我這是命不該絕。

後來姥姥沒有再把我抱回我爸媽身邊,怕我爸再把我給埋了,她給我取名孟笙,寓意生生不息。

從我記事起,爸媽從來都沒來看過我,三歲之後我身上的紅慢慢開始褪去,八歲時我已和普通孩子無異。

直到十八歲這年……

那是臨近端午節學校放假,我坐了幾個小時的大巴車回家,在車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還做了個夢。

夢裡一個陰沉沉的紅衣男人對我說他今天要帶着家人從我家堂屋經過,讓我不要打他們。

醒來我還覺得奇怪,哪有人從人家堂屋經過的?再說就算是經過也不會動手打人啊,不過我從小就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夢也就沒放在心上,等到下車的時候才發現手機上有很多個姥姥的未接電話。

估計是之前大巴經過偏僻的地方沒有信號,我忙給姥姥回過去,她卻沒有接,我想着快到家了,也就沒多想。

在村口的時候我遇到了陳叔,他總喜歡坐在村口流着哈喇子對着來往的人嘿嘿嘿的傻笑。

以前陳叔不傻的,聽村裡人說他年輕的時候不信邪在山上衝撞了什麼,就變得這般痴傻了。

曾好幾次我從陳叔面前經過,他都雙眼放光的盯着我嘴裏說著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直到我離開他的視線,那種陰森森的感覺才消失。

而這回他依舊朝着我嘿嘿嘿的笑着,哈喇子把面前的衣服都浸濕了,本來獃滯的眼神在這一刻也變得精神起來。

「嘿嘿,你快要死啦,要死啦!」陳叔拍着手掌嘿嘿的笑道。

聽到陳叔的話我頓時背脊有些發涼,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