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他鄉》[身在他鄉] - 第5章 牽扯(2)

至不能確定她是嫌疑人,還是受害者。所以所有人都要補充偵查。

但是以案件本身來分析,章小蠻認為兇手選擇用毒,跟尋找幫凶,找替死鬼,概率來說兇手多是女人。

而且兇手肯定接觸過受害者,與所有嫌疑人,最後洪有德跟凌月身上的審訊傷,才是關鍵,他想知道什麼?

章小蠻退下後,第六閣閣主歐振華,將武安的審訊結果說了出來,武安是在三個月前收到一封信,信里表示能幫他報仇,並明細所有時間地點,跟撤退路線。如果他不去祭祖,早就已經遠走高飛了。

那天夜裡,武安先後殺掉兩名門外的刀衛,破門後,裏面的刀衛,已經重傷,而洪有德跟凌月被固定在椅子上,身上還有審訊傷,自己泄憤殺掉對方後,按照約定,去後院叉上後門後,離開。

最後楊保國安給各個閣主安排任務,唯獨從頭到尾冷落柳清。

當所有人離開後,只留下柳清一人,柳清摸摸腰間的酒壺,終究是沒拿起來,緩緩說道「王霜與洪有德沒有任何財務糾葛,案發當天,她跟她的三位貼身護衛都在府里,也沒有找殺手的線索。」

楊保國點頭道「很好,沒牽扯進來一位都司。莫寧這小子不錯,就是有點衝動,估摸不到重點。不過他通過了我的考核,也不往我故意留下的線索。」

「魏翠兒?」

楊保國「那是張燕在保護她,假如兇手就是在等我們發現魏翠兒的嫌疑,隨後殺人滅口,偽裝成畏罪自殺,那麼是不是就成了死無對證,然後面對建安司,跟民安司的壓力,我們就只能結案。」

柳清還是忍不住的摸了摸酒壺道「所以,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找到,莫寧提到的,那個消失的侍女。」

「當年那個案子還是沒線索嗎?」

柳清搖頭道「冰晶液救活那位倖存者後,兇手就再也沒出現過,甚至有人猜測,研究冰晶液的那位女亭長就是兇手,可惜這事太敏感,她的一切也被刻意抹去。」

「都司給這個案子掛名為綠案,已經跟符文案,鐵甲案,黑案,幽魂案齊名了。」

柳清就只能裝傻憨笑,兩人又聊了一陣,才放柳清離開。

還留在外面等柳清的,也不是平時的第一亭呂飛,而是第三亭的林險峰。

尋找神秘侍女的任務,交給了第一閣的嚴飛,他是標準的官僚主義,直接聯合星安樓,借調五百人,鋪開了尋找。

莫寧也沒領到明確的任務,也不會揣摩上方的意思,出來後與跟來的林依,文博,討論案情,表示自己想調查當年書葯樓,第七閣,第二亭,兩人最開始反對,但是拗不過不莫寧,文博只能出主意讓莫寧去寶閱樓碰碰運氣。

寶悅樓,是民安司的眼睛,共有四閣,第一閣存放着地柱城所有的文字資料,包括人員,修士,案件等等。

第二閣是重安樓的頂頭上司,重安樓辦理的案件,需要寶悅樓第二閣的審查,如果不通過,會被打回來,重新調查。同時還有抓捕他國間諜的任務。

第三閣,就是遍布在各個角落裡的密探,可能就在你身邊,可能是男女老少的任何人。

第四閣,對外的解釋是後勤工作。不過閣主以上的人,都不會提及東悅樓第四閣,彷彿是一個禁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