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他鄉》[身在他鄉] - 第5章 牽扯

重安樓大議事廳,樓主楊保國坐在高處,下手七位閣主,二十八位亭長。這是重安樓半年來最大的一次會議。

首先,第七閣閣主張燕,解釋抓捕魏翠兒的問題。

張燕是一位面相二十七八的成**性,不苟言笑,黑色官袍外,套了一件紅色長衫。腰間掛有一個蛇皮袋。

張燕以前隸屬於建安司,書葯樓,是一位能力強悍的醫者。後上調到重安樓第七閣做閣主。

張燕在解剖洪有德跟凌月時發現了大問題。

修士,就是吸收天地真氣強化自身,隨着修行,會在腹部形成一顆旋轉的水珠,又名真氣珠,修為越高水珠越大。

正常情況下,人死如燈滅,真氣珠也會消散於天地之間,但洪有德,凌月二人真氣珠卻變成固體,如同一顆渾濁的冰珠。

這種效果張燕有印象,暗中調查發現,這又牽扯出一件多年前的未結案件。

多年前,地柱城出現過一個瘋子,三天殺一人,所有受害者胸口都有一枚灰色的掌印,但真正的死亡原因,卻是器官極速衰竭。

俠安樓第七閣與書葯樓第七閣聯合調查,認為就是兇手功法特殊,真氣中帶有一絲死氣。打入對方身體後,會隨着對方真氣的運行,腐蝕對方的器官,隨着纏鬥,對方真氣運行越快,就虛弱,死亡的更快。

在這個背景下,負責藥品研發的書葯樓,第七閣,第二亭牽頭研發出一種丹藥,冰晶液。效果就是冰凍真氣珠,這樣可以最大程度的減緩對方的死亡時間。再配合一種叫做清氣丸的藥品,可以救活僥倖逃出來的受害者,而她們也做到了,但是受害者接受不了自己武功盡廢,最後含恨自殺。

回歸正題,冰晶液成功的第二天,書葯樓第七閣第二亭原地解散,亭長直接被關進大獸王獄,十名上品藥師被分散到各地,其中三人死於意外,六人被調到別的城市,只有魏翠兒一個人留在地柱城,這也是魏翠兒成為嫌疑人,被抓的主要原因。

之所以書葯樓第七閣第二亭有這樣的結果,也是必然,大陸上百分之十的修士,佔有百分之九十的資源,其根本原因,還是因為修士要比普通人強大的太多,如果冰晶液被有心人得到,那麼修士的優勢也就測底終結。畢竟冰晶液,無色無味,甚至不算毒藥,防不勝防,那麼在這種背景下,冰晶液,就是原罪。

魏翠兒她們能活下來,也是因為她們的保護機制,配方只有亭長自己知道,上品藥師每個人只知道其中的十分之一,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但就是這樣,地柱城也只有她一個人接觸過冰晶液。有機會能拿到配方。或者有能力複製出這種葯。最主要的是,嚴飛在魏翠兒的住處找到了一瓶冰晶液。

解釋完以後,張燕在身後的畫板上寫下魏翠兒的名字。

之後楊保國讓莫寧解釋自己的辦案過程,莫寧的性格也沒避諱,直接在畫板上寫下,楊保國,王霜,跟神秘人。並做了各種解釋,與流程,現場陷入寂靜。

楊保國伸手點了一人,是第三閣閣主,一位身材矮小,長相柔美的少女,名為章小蠻。

章小蠻認為,楊保國有作案動機,但是沒有機會拿到冰晶液,而達到王霜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親自動手,並留下證據,魏翠兒有機會接觸到冰晶液,卻沒有動機,跟時間。最後就是神秘人,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