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婿》[神醫狂婿] - 第1章

江城市,麗景苑。

一棟高檔住宅樓,凌晨兩點,依然燈火通明。

房間中,張狂抓着一隻白嫩如玉的小腳,放在溫水中正不斷的點按腳下的各個穴位。

張狂的手在每一個穴位上面的力度都十分的適中。

竭盡自己的所能,讓這雙小腳的主人獲得最舒服的享受。

入贅這麼長時間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得到老婆夏思萱的首肯,接觸到她那細嫩肌膚。

膚白如雪,細膩嫩滑,張狂絲毫都不敢多用一分的力度。

此刻的夏思萱,一身粉色短裙睡衣,秀麗的長髮披散在肩錯落有致,那半倚在沙發之上的姿勢將一副S形豐滿身段勾勒的淋漓盡致,胸前的柔軟因為強行擠壓的緣故呼之欲出,飽滿、高挑、氣質,堪稱完美情人。

在夏思萱的手上,還拿着一本有些年代的醫書,皺眉思索。

雖然張狂的足底按摩讓夏思萱卸下了一天的疲憊,但是卻並沒有讓心事重重的夏思萱徹底放鬆下那一根繃緊的神經。

在張狂看來,夏思萱已經是第四天像這樣熬夜到凌晨了。

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手上的醫書上,似乎想要尋找某種答案。

「你在看什麼?」

一聲冷冽卻悅耳的呵斥,原本沉迷在醫書當中的夏思萱,冷冽的眸子突然落在了張狂那抬起的腦袋上。

四目相對,夏思萱眼中快速閃過一道厭惡。

因為順着張狂的目光,夏思萱依稀能夠看到自己的裙底位置。

原本她還對張狂這個入贅的丈夫抱有幻想,但是這一刻,夏思萱心冷了。

這個已經是自己丈夫的男人,竟然趁着自己研究醫書入神的片刻,偷窺自己的裙擺風光。

這樣的人,讓夏思萱感覺到齷齪。

她實在想不明白,爺爺當年為什麼不顧所有人的反對要給她招這麼一個上門女婿。

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最重要的還心術不正。

原本,夏思萱還想給張狂一個機會,但是現在,夏思萱覺得,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她是該做出一個決定了。

「沒有看什麼,只是看你手上的醫書。」

面對那質問一般的冷冽眼神,張狂微微一愣,隨即笑着解釋道。

「看我手上的醫書?」

夏思萱柳眉微皺,面色愈加的冰冷。

「張狂,你以為我沒發現你在偷看某些不該看的地方嗎?到現在,你居然還敢撒謊。」

「這本《中醫疑難志》乃是中醫學術界的精髓,我看起來都有些生澀,何況是你?」

「就算撒謊,也要找個像樣的理由。」夏思萱寒聲道。

「我確實是在看這本醫書。」

被夏思萱誤解,張狂是一臉的無辜。

他好奇夏思萱為什麼四天都停留在醫書的某一頁上,出於關心,所以才偷看了一眼醫書。

只是沒想到,一眼而已,竟然就被夏思萱抓了個正着。

不得不說,女人的第六感還真是可怕。

「算了,張狂,我也不想再聽你解釋了,我們離婚吧。」

夏思萱揉了揉太陽穴,將手上那本有些年代的厚重醫書放在了一旁,疲憊而又冷冽道。

她可以允許自己的丈夫不夠優秀,但是絕對不能容忍自己丈夫的無能,更何況還是一個心術不正的齷齪之人。

「你覺得很冤枉?」

夏思萱看着沉默的張狂,冷淡的繼續道。

「我確實是在看你手上的醫書。」張狂再次肯定道,眼神真摯。

「那好,既然你說你在看我手上的醫書,那你告訴我,你都看到了些什麼?」

夏思萱為了讓張狂服氣,直接這般問道。

「《中醫疑難志》很古老的一本書了,在病症越來越複雜的今天已經有些過時了,這四天你看的一直都是失眠這一頁,我想你手上應該有一個病人,患上了嚴重的失眠症四天了吧,我說的對嗎?」張狂瞥了醫書一眼,旋即對夏思萱開口道。

聽到張狂的話,夏思萱眉頭微微一蹙,道:「猜的不錯,但是這也不能說明問題。」

張狂自顧着繼續道:「醫書上描述,治療失眠共四穴,引氣歸元、雙氣穴、雙氣旁、關元下,需以銀針刺穴,方可治癒,不過重度失眠患者,以此取穴,卻不靈了,這應該是你這四天來一直沒有弄清楚的困惑。」

夏思萱凝視着張狂,神色愈發的冷冽了,說道:「繼續編吧,你以為把書上的內容悄悄背了一遍,就可以當做掩飾偷窺我的借口和理由嗎?」

「張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