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大人饒命啊》[神醫大人饒命啊] - 第10章 組團來訛人來了?

李家藥鋪門口

對,《李家藥鋪》就是這麼樸實無華的名字,

因為這是李遙的祖爺爺親手拿毛筆寫的,後來就一直沿用了。

到了現代的時候,當初的毛筆字原稿已經被裱起來放家裡掛起來了。

現在的招牌是找廣告商一比一做的 。

但是怎麼說呢,毛筆是毛筆字,

但這字寫的可就沒那麼好看咯。

鋪面不大,但是自己家的。

開了這麼多年了,街坊鄰居都知道。

也算在這一帶小有名氣。

剛剛下車的李遙就看到自家鋪子前圍了一大群人 ,老老少少的一大堆 。

這是要幹什麼?

李成益在後面說道,

「你小子愣着幹什麼,還不去前面開門。」

「讓人先進屋裡去。這個病人是你媽家的遠房親戚。」

「這多遠房啊,我怎麼從小就沒見過這些人啊 。」

下車的時候隔的比較遠,但是李遙視力可沒問題,

要是認識的親戚,自己肯定就能從身形認出來了

「走快點,就你小子話多。」李成益在後面催促道

李遙這人從小就不是非常的喜歡人多,特別對於那種三觀合不來的人,

理都不想理,話不投機半句多。

要不然從小到大他也不會就陳鐵這一個好哥們兒了

李遙剛上去準備開門就聽到有那群人裏面有人在說,「來了來了,還以為是躲起來不敢來了呢」

喲,聽這話,來者不善啊 。

難道不是來找自己老爸看病的?

他剛打開門,這群人就嘩啦啦的擁了進來。

藥鋪面積不大, 進門也就10來個平方,

左邊是老爸平時坐診的位置,右邊就全是候診的座椅了。

裏面大概有個20來個平方,擺了4個黑色的皮質的針灸推拿床,

方便需要針灸和拔罐的一些病人。

剩餘的空間就全部用作存中藥的柜子了 ,棕紅色的葯櫃很多都掉了漆,顯露出歲月留下的痕迹。

從小李遙就聞着中藥味長大,以前聞着想吐,現在聞着還怪香的 。

這難道是因為這勞什子坑爹系統導致的 ?

李遙正準備去拿點一次性杯子,給這些沒見過面的遠房親戚倒點水喝,

自己也一天沒喝水了,這一天天過的,忒忙了感覺。

但是也還行啊,今天不是剛加了兩個妹子的微訊嘛。

看看這倆人的朋友圈。

就在李遙準備摸摸魚的時候,

就聽到後面有一破鑼嗓子大聲叫道,「李成益,今天你怎麼都得給我們一個說法,」

「我們大老遠的跑過來,你先是把店門關了。」

「讓我們在外面等了一上午 。打了多少電話才聯繫上你 。」

「是不是就把人醫壞了就想跑啊?」

呵,這人嗓門挺大的啊,李遙回頭看去 ,

就見這一群人最前面立着一個黃臉漢子,

年齡約莫在五六十歲,穿着一件被汗水浸的發黃的襯衫,

嘴巴斜着,露出滿嘴的發黑的煙牙。還用手指着自己老爸

因為是醫生世家,從小時候記事起類似的事情李遙也沒少看到 。

所以他並不着急,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先看看是什麼情況,吃一吃老爸的瓜先。

想到這裡, 李遙好整以暇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慢悠悠的坐在的候診區的椅子上,翹着二郎腿。

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現 。

李成益這時候哪有功夫顧上這小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