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重生:這輩子註定一貧如洗》[神豪重生:這輩子註定一貧如洗] - 第4章 你應該會想到辦法

還真想訛上我這個老頭了啊?

「張先生,我就是一個小小的科室主任,我能想到什麼辦法?你這不是成心為難老頭我嘛。」

禿頭夏主任面色為難地接着開口:「再說了,張先生,我就算能想到辦法,可你女兒手術的費用如此之高,我這兒也只是杯水車薪啊。」

工作大半輩子,堂堂一位正高級別的科室主任銀行賬戶里當然是攢下了一筆數額不菲的錢。

可夏主任認為這是他退休之後養老的錢,是他自己的棺材本,他怎麼可能會捨得拿出來去救治張揚的女兒。

就算張揚手裡有他的把柄,哪怕就算事情鬧大了,夏主任知道,在醫院的力保之下,他本人頂多也就是落個聲名狼藉。

想訛他的棺材本,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呸。

看到這禿老頭一副死守錢袋子的吝嗇模樣,張揚不由得嗤之以鼻。

人啊,往往總會先下意識地去守護自己的既有利益,守護自己最不願意失去的東西。

而上輩子幾近站在世界個人財富最高點的張揚,無論是做生意還是與人打交道都深諳一個道理。

那就是如果真想讓別人心甘情願為自己辦事的話,一定要優先考慮到別人的既有利益。

雖然這夏主任是缺德了點兒,但畢竟女兒的手術甚至術後恢復等等一系列冗雜事件都還得依仗這位夏主任,所以張揚怎麼可能會打夏主任個人財產的注意。

「我說夏主任啊,你想岔了啊……」

呼。

聽到張揚並不是在打自己棺材本的主意後,夏主任如釋重負般舒了一口氣:「哦哦,那張先生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老頭我年紀大了,一時間還真轉不過來,你可就別賣關子了。」

「夏主任啊,你的資歷別說在婦幼保健院,就算是在整個海城的醫學界也是聲名顯赫啊,加上你還是醫學院的客座教授,每年手頭上沒點項目啥的活計?」

張揚呵呵一笑,單刀直入,在保護了夏主任他個人的錢袋子之後,接下來的話當然就比較容易說開了。

畢竟兩個人只有在共同頻道上才能友好交流嘛。

「項目……?張先生的意思難道是醫療實驗項目的專項基金?」

老禿頭雖愛財如命,但好在是一點即通。

張揚上輩子活到七十多歲,雖然未涉及醫療領域,但還是掌握基本動向和常識的。

針對重病、大病、罕見病,相關機構都會提供一筆專項基金用於醫療項目的實驗和研究。

要知道,目前畢竟才是2011年。

「四歲的孩子做換心手術,在整個海城市各大醫院的心外科歷史上估計都算是屈指可數,申請一筆專項醫療實驗基金,不過分吧?」

張揚笑着拍了拍夏主任的肩膀,給他指明了方向。

「不過分,當然不過分……張先生這個想法,很不錯,我這就去準備申請材料。」茅塞頓開地夏主任立即拍了拍胸脯一副包在他身上的模樣。

「能儘快?」

「儘快,儘快,而且咱們甚至可以先手術,我打個條子,等專項基金下來之後再還給醫院財務部都行,對了,記得這兩天一定要給佳佳小朋友清淡飲食,可以提前準備術前最後一次檢查了。」

夏主任一想到手術成功之後,他還能順帶寫篇論文,完成一下他這兩年在學術上的KPI,這不簡直就是一舉兩得嘛。

不錯不錯。

既然夏主任都答應下來了,張揚再三叮囑後也就放心地離開了主任辦公室。

望着張揚離去的背影,心情複雜的夏主任揉了揉他的太陽穴。

要不是連張揚的妻子都這麼說,打死夏主任都不會相信,以張揚的見識和心性,真的是成天無所事事、渾渾噩噩混日子的無賴?

好傢夥,現在無賴的基本素養都這麼高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