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未下》[盛夏未下] - 第5章 人間煙火(2)

「什麼都可以,我不挑,多少錢我付現金給你。」石楠說。

許朝辭捏了捏手裡的豆漿袋子笑着說:「楠哥,幾塊錢的事,不用。」

石楠打開袋子拿了一個包子咬一口道:「那明天不用帶了。」

許朝辭有些想笑,他覺得石楠很好玩,會為別人考慮的面面俱到,自己卻是一點便宜都不願意佔,雖然有時候性子急了點,「楠哥,那你送的菜我也要再送回去?」

「那菜我也要吃的」

「好啦楠哥,我一邊上學一邊兼職,也多多少少存了一些錢,你就別跟我計較這幾塊錢了。」許朝辭其實懂石楠的意思,這個17歲的少年,在這幾天時常讓他覺得很暖心。

「好。」石楠沒再堅持,他知道有些時候,男孩子的面子是需要照顧的。

說完石楠就打開文綜筆記,閉上眼睛開始默背,沒一會他感覺到桌子被晃了兩下,他皺了皺眉頭,睜開眼便看見李茶扭過頭沖他咧着嘴笑着說道:「今天考試,靠你啦。」

「今天考試?」石楠有些疑惑道,他好像不記得有這件事。

李茶:「對呀,滅絕上次在班裡說的呀,這周會有一場開學考,名次下降多的要來學校上晚自習呢。」

石楠:「哦,我忘了。」

李茶撓了撓頭髮說:「哎呀,要在別的班就算了,這個滅絕她是真的說到做到,雷厲風行。」隨後又沖石楠擠了擠眼燦笑道「你考試的時候能不能不要蓋住卷子,我回頭的時候看個選擇題,其他的我再隨便做做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這個李茶,他怎麼知道自己成績還不錯的,看來消息還真靈通,倒是配的上他那石靈百事通的稱號。

石楠挑了挑眉:「萬一我都是錯的呢?」

李茶嘿嘿笑了兩聲說:「別謙虛,我是誰,會不知道你成績怎麼樣? 哎呀,幫個忙嘛。」

「看的話可以,傳紙條我是不會接的。」石楠淡淡道。

「行,那就這麼說好了啊。」李茶瞟了一眼旁邊的韓嚴,噘了噘嘴說:「真羨慕朝哥,有這麼好的同桌,離着那麼近,抄着都方便。就是有些人啊,做了一年多的同桌了,還是這麼不近人情。」

許朝辭抬頭瞟了一眼李茶,面無表情道:「我不抄。」然後又低頭繼續看手機。

石楠偏過頭去瞄了一眼,開心連連看。

操,這人能不能有個高級一點的樂趣,從開心鬥地主,到開心連連看,下一個就該是開心消消樂了吧。

「這麼好的資源不用,怪浪費的,可惜咯,哎,朝哥……」

面對李茶的滔滔不絕,石楠皺了皺眉,這個人話是真多,很聒噪,他正想着怎麼讓李茶閉嘴,就感覺前面的人晃了一下。

許朝辭一腳踢在李茶的凳子上,眼睛卻沒離開過手機,淡淡道:「轉過去。」

這會李茶才閉上嘴,不情不願的把頭轉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滅絕走進了教室,站在講台上敲了敲桌子,讓大家把位子拉開一些 ,然後去上個廁所,準備考試。

上午只考了數學,題不難,兩個小時的答題時間,石楠用了一個多小時就寫完了。這應該是石靈中學自己出的卷子,跟他平時從網上買的一些名校出題的卷子,差了好幾個水平。

石楠寫完了又檢查了一遍,感覺沒有什麼問題了就把答題卡攤在桌面上,他其實是打算交卷的,但看到李茶時不時回頭瞟幾眼,就想着在等一會吧。

他偏過頭去往旁邊看了一眼,許朝辭也寫完了,答題卡寫滿了,一題不落,石楠有些驚訝,難道他平時偷偷學了?

又過了一會,看見李茶沒有再轉過頭來,他想李茶應該抄完了,於是就交了卷。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一隻胳膊搭在了他的肩上,「怎麼樣啊,楠哥?」

「還不錯。」石楠打掉他的手,他不喜歡跟別人接觸。

許朝辭笑道:「不錯嘛,楠哥果然是學霸。」

「你也不錯,我看着都寫完了。」石楠說。

「我那都是瞎填的,我這個人吧,可以一題不對,但是絕不能有一空沒填。」許朝辭說。

「這習慣,倒也很不錯,遇到個心情好的老師,還能給個步驟分。」石楠又說。

「哈哈,是咯。」許朝辭笑。

「我說真的,一個解字還一兩分呢。」

石楠走到停車棚,拿出鑰匙騎上小白,就覺得身後的位置一沉,他轉過頭去問許朝辭:「你車呢?」

「騎單車多慢呀,坐你的小白快一點,」見石楠看着他沒說話,他推了推石楠說道「走啦,回去給你做排骨湯。」

這一路騎的異常煎熬,因為許朝辭把手放在他的腰上,他很不自在,但又不好意思開口。說了,倒顯得他像個娘們一樣忸怩,而且他也不喜歡事逼的人。

到了「人間煙火」門口石楠把小白停好,走進廚房看見許朝辭在切菜,便問道:「要幫忙嗎?」

「不用,楠哥,米飯我走的時候已經煮好了,現在加熱一下就可以了,剩下幾個菜,一會就好,你先去坐會吧。」許朝辭笑着說道。

「行唄,大廚,辛苦了。」其實石楠挺喜歡看着許朝辭炒菜的,大概是因為他自己不會,看着就覺得很有意思,也可能是因為,畫面很美,賞心悅目。

石楠走到桌子旁坐下的時候,許煙也坐在那聽着收音機里播放的評書。看着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此刻卻透着空洞無神,他覺得心裏很不是滋味。許煙平時話很少,總是一個人坐着獃獃的。許朝辭說許煙只比他大了幾個月,那應該就是同父異母的姐姐吧。

石楠看着許煙張了張嘴問道:「這說的是哪本書?」

許煙微微怔了怔,然後緩緩說道:「守望燈塔。」

「珍妮特·溫特森的?」石楠有些驚奇,他也很喜歡這本書,剛剛沒注意聽,都沒發現。

「嗯,朝辭買的錄音帶,我聽着感覺挺好的。」許煙緩緩的說著,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許朝辭,他也喜歡嗎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