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未下》[盛夏未下] - 第5章 人間煙火

吃完飯後許朝辭帶着許煙回房間,石楠就動手把桌子收拾了順便洗了個碗。他挺喜歡這種感覺的,就像冷冰冰的世界裏冒出了一絲煙火氣。

許朝辭從房間出來的時候看見石楠正站在水池邊,背脊挺的筆直,微微頷首,白皙的手指正拿着個碗在擦拭,像是在擦一個極其貴重的寶貝,全身滲透出一股子風雅的氣質。腰上系著一個小熊圍裙,顯得又有些可愛。洗個碗都這麼好看,許朝辭不由得覺得有些想笑,便湊上前去說道:「楠哥,你這樣子看上去真是賢惠。」

石楠把碗和盤子歸好,解下身上的圍裙扔在許朝辭身上,「下次夸人誇到點子上,你楠哥從上到下哪裡不是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什麼賢惠,整的跟婦女似的。」

許朝辭挑了個眉露出一個狡黠的笑:「楠哥,你臭着一張臉的時候,是冷若冰霜的帥,笑起來的時候,是…蓬蓽生輝的帥,現在嘛,就帥的很溫柔。」

石楠聽完就樂了,「什麼玩意蓬蓽生輝的帥…行了,不跟你扯了,我得回去了。」

「楠哥,我送你吧。」許朝辭笑着說道。

「我騎了小白過來。」石楠說。

「那我騎小黑送你。」許朝辭又說。

石楠愣了一下他突然發現這個許朝辭還挺事兒的,「然後你再騎回來?麻不麻煩? 」然後拿起桌子上的鑰匙沖許朝辭擺了擺手,「走了。」

「那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見,楠哥。」

「明 天 見。」

石楠回到家的時候,打開門驚奇的發現客廳里的燈亮着,石建國正坐在沙發上抽着煙,不知道是和誰打的電話,他皺着眉,神情有些嚴峻。

看見石楠他掛了手中的電話,把煙滅了扔進煙灰缸里。沖石楠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怎麼回來這麼晚,聽燒飯的阿姨說你中午沒有吃飯。」

石楠走過去坐在石建國旁邊,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倒了一些水澆在還有些火星的煙頭上,淡淡道:「嗯,不用麻煩她了,以後我在同學的店裡吃。」

他不是個喜歡麻煩的人,所以也不想跟石建國說今天的事情。很多時候他都希望石建國可以多回幾趟家,但是真的在家的時候,他又覺得無話可說。

「這樣也好,我之前還擔心她做飯不合你胃口,在這這個學校還待得慣嗎?」對這個兒子石建國始終覺得很愧疚,雖然在錢方面沒缺過他,但是這些年給到他的陪伴是少之又少。因為他的原因他不得不讓石楠一次次的跟着他到處轉學,但讓他欣慰的是,石楠一直都很懂事,從來沒有抱怨過,所以一般石楠提的要求,他幾乎都沒有拒絕過。

「還可以,」

石建國點了點頭,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遞給石楠:「給你存了二十萬在這張卡里,有什麼需要的就買。」

石楠微微怔了怔,他有些驚訝,石建國雖然很有錢,但從來沒有過一次給他幾十萬讓他去花的情況。因為石楠也很少亂花錢,再有就是他另一張卡上還有石建國給他存的錢,雖然不多但也有幾萬。

「不用了,我那張卡還有」石楠沒有接。

石建國把卡放在做茶几上,眼睛有些酸澀的說道:「那張卡里的錢是學費和生活費,這張給你買你喜歡的東西。我明天要出差去別的省,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回來,你照顧好自己。」

所以中秋節,也應該是不回來了吧,石楠點點頭沒有說話。

石建國張了張嘴正準備要說點什麼,這個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對石楠說:「不早了,你去洗漱一下早點休息吧。」

「嗯。」石楠拿起書包起身回了房間,關門的時候他聽見石建國好像是在和電話那頭在吵些什麼,語氣有點激烈。

石楠洗完澡的已經九點半了,他拿出幾張卷子記了一下時間準備刷題,下午睡過去兩節課,少做了兩張卷子,晚上得補上。

別人都知道石楠成績很好,哪怕經常轉學,不怎麼聽課。卻沒人知道他晚上熬到幾點,假期報過幾個補習班,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們現在學的課程他早學完了,所以他現在所需要的就是題海戰術。每天各科一套卷子,晚上睡覺前再對着答案糾錯批改。光糾錯本他就用了4個了,上面密密麻麻貼滿了他從卷子上撕下來的錯題,效果也很顯著,他現在出錯率確實越來越低了。

寫完卷子再批改完已經是12點多了,石楠打開手機準備定個鬧鐘睡覺,卻看見微信彈出一條消息。

微信昵稱 「一隻豬」。

是許朝辭半個小時前發的。

—— 楠哥,睡了嗎?

石楠給他回了一句:準備睡了。

然後定完鬧鐘,關了手機就準備睡覺,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

一隻豬: 楠哥,這麼晚還不睡?

石楠: 剛做完題

一隻豬: 學霸呀

石楠: 你也沒睡

一隻豬: 我練吉他呢

石楠:哦,那練完早點休息

一隻豬:明天想吃什麼早點,我去學校經過一家早點攤,順便給你也捎一份。

石楠想了想,確實好幾天早上都沒吃過熱乎的東西了,基本上都是麵包,他在這附近還沒有發現哪裡有賣的,然後便轉了500塊錢給許朝辭,回復道:

一個月的早飯錢,你看着隨便買。

許朝辭把500塊錢退了回去,然後回了一句:知道了。

石楠想了想等明天當面給他吧,大不了一天付一次,就是有點麻煩,然後關掉手機,閉上眼一會就睡著了。

早上醒來的時候石建國已經走了,茶几上還放着那張卡,他把卡收進包里,拿起鑰匙轉身就下了樓。

到教室的時候許朝辭已經在座位上了,他嘴裏叼着一袋豆漿沖石楠眨了眨眼睛。

「今天很早啊,」石楠感覺有些驚奇,像許朝辭這種不是遲到就是曠課的,來這麼早還真有點稀奇。

許朝辭把桌子上的早點推到石楠面前說,「醒的早就來的早唄,給你帶了包子跟豆漿,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就按我的口味買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