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未下》[盛夏未下] - 第4章 莫名情緒(2)

起放進水池裡洗乾淨,然後又把家裡里里外外都打掃了一遍,等全部都弄好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

石楠坐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抵着腦門,餓了幾個小時讓他此刻感覺有些頭暈目眩。

掏出手機,打開微信,許朝辭還是沒有給他回消息。

難道是出什麼事了?

想到那天喝醉酒滿嘴污穢的中年男人,還有那個雙目失明的許煙,石楠不禁心頭一顫。

他皺了皺眉頭,拿出一個大袋子,打開冰箱,把裏面的幾袋肉還有蔬菜全都放了進去,抓起桌子上的鑰匙,轉身就下了樓。

九月中旬的夜晚是有些涼的,因為走的急他忘了穿外套,但是他感覺不到冷,只覺得胸口有一團無名火在往外冒熱氣。

到了「人家煙火」的門口,石楠停下了小白,看到店裡的燈亮着,店門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來幾個二十來歲的男孩 。

石楠撇了一眼,那幾個人從頭到腳都像是寫着幾個大字「我不好惹」。

為首的那個也發現了石楠,往他這邊看了看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石楠拿起掛在小白上的一袋子菜就往店內走去,沒再理會那幾個人。

從今天下午開始他就覺得胸口堵的慌。

許朝辭一個下午沒來學校就是和這群人混在一起? 那他媽的也該回個信息。

石楠推開門看見許朝辭正趴在桌子上看着手機,旁邊坐着許煙,桌子中間有着一個收音機放着音樂。

聽見動靜許朝辭以為是剛剛走出去人的又回來了,便頭也沒抬的說了句:「都他媽說了以後再談……」

「吃飯了嗎?」

聽見石楠的聲音許朝辭微怔了下,說道:「還沒有,楠哥,你怎麼來了?」

石楠把菜遞到他面前,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說道:「你菜做的好,你來做。」

許朝辭看着石楠手中的一大包菜露出了一個瞭然的表情,他笑道:「楠哥,你下次直接過來,不用買菜。」

「你楠哥有錢。」說完石楠把菜扔在桌子上,拿了個凳子坐下來。

許朝辭抿了抿唇笑道:「那楠大少爺想吃啥?」

「你看着隨便做,餓死了。」石楠說。

「好嘞,楠大少爺請稍等。」

看着許朝辭走進廚房的背影,石楠感覺有一種異樣的情緒佔據心頭。

眼前的許朝辭,和李茶口中的許朝辭為什麼會差那麼多。

許朝辭,你到底是怎樣的人?

「你是朝辭的同學嗎?」許煙坐在凳子上,水汪汪的眼睛有些木然的問道。

「嗯,我和他一個班。」石楠說。

許煙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石楠掏出手機看見微信上有一條信息。

——嗯,今天下午有事。

是許朝辭十分鐘之前發的,那會他正在騎着小白往這邊趕。

石楠關掉手機,走到廚房門口,手插在兜里,倚靠在門框上,目光淡淡的看着許朝辭。

修長的身形微微弓着,手裡正一刀刀的切着辣椒,腰上系著小熊圖案的圍裙,燈光均勻的灑在他的肩上,顯得格外柔和。

石楠看得眯了眯眼隨後想到剛剛門口那群人,出口問道:「今天下午什麼事?」

許朝辭扭頭看了一眼笑道:「怎麼了楠哥,一個下午沒在就這麼想我啊?」

「少他媽自戀了,就是好奇問一下。」石楠說「給你發信息你沒回,還以為出什麼事兒了。」

許朝辭笑了笑:「承蒙楠哥如此關心,今天下午上班去了。」

「上班?」石楠有些驚訝。

許朝辭握着鏟子輕輕翻炒着鍋里的雞翅,背對着石楠說:「對,我在縣城的無憂酒吧做駐唱,本來是一個星期晚上去四天就可以了,今天下午店裡在做活動,就把我叫過去了。」

「剛剛出去那些人也是你店裡的?」石楠問道。

「對,今天晚上他們來找我商量樂隊的事。」許朝辭說。

「你們有樂隊?」

「還沒有,他們打算和我一起創一個,但是我目前沒有這個想法,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我姐還需要我照顧,我就想賺點錢,存上一些,剩下的夠用就行。」

石楠點了點頭沒再說話,大概能猜得到,按照許輝每天除了喝酒就是賭博的作風,自然不會去打工賺錢,家裡的所有開銷,都得靠着許朝辭了。

之前在他身上看到的穩重原來是真實的。

這個才十七歲的少年,比自己還要小一個月。

菜很快就做好了,一盤可樂雞翅,一盤蒜蓉生菜,一碗鯽魚湯。

石楠聞着這撲面而來的菜香,吞了吞口水忍不住說道:「可以啊大廚,有兩下子哈,告訴楠哥有沒有你不會做的菜?」

許朝辭拉開凳子坐下來,伸手把收音機關掉,笑了笑說:「你能想到的菜我基本上都是會的,怎麼樣,楠哥,一顆糖花的值得吧?」

石楠嘗了一口魚湯說道:「超級值,這樣吧,以後我每天把菜都拿來你這邊,你來做,反正我也不會,帶着我吃就行。」

剛說完許朝辭便低了低眸子,緩緩道:「謝謝你,楠哥。」

「謝我什麼,跟着你蹭飯我還沒說謝呢。」

「就是想謝謝你。」許朝辭笑了笑。

「哎,行了行了打住,吃個飯搞這麼煽情。」小心思被洞察,石楠覺得有些發窘。

他剛開始沒想着這樣每天過來吃飯,但他確實想幫一點許朝辭,又怕許朝辭會多想,就想到這樣的辦法來緩解一下許朝辭的經濟壓力,他以為自己說的滴水不漏,沒想到許朝辭這麼敏感。

不過有一點,許朝辭做的飯真的是太好吃了。

「不過一個星期有四天我回來的會比較晚。」許朝辭看着石楠說道。

「哦,幹嘛這樣看我?」石楠說「可別指望我做啊,說真的你楠哥在做飯這上面一直還差點技術,我最多洗好菜,煮好飯,等着你。」

許朝辭笑了:「楠哥,我是怕那麼晚會餓着你。」

「放心吧,餓不着,你下了班早點兒回來就行。」石楠回道。

「是,楠大少爺。」

「滾。」石楠笑罵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