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妃號》[奢妃號] - 第8章 亳無人性

「啊…」女傭倒在地上雙手捂着眼睛顫抖的哀嚎。

百合抬起右腿和左腿調皮的踢掉了腳上綠色的小皮鞋,光着腳丫走在光滑的地板上。

鮮血順着女傭的雙手流出不停的滴在地面上,她不敢再大聲叫喊,只敢用喉嚨發出低沉的哀鳴聲。

我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心臟在不停的收縮,因為我的一句玩笑話竟然讓這名女傭失去了雙眼,再想到昨天帶我過來的那位女傭的眼睛,我徹底崩潰了。

「你這個死變態,你都幹了什麼?」我在床上大聲的喊着,如同一條被繩子拴住的狗,在瘋狂的嚎叫。

「呵呵…」歡快的笑聲如同微風中的風鈴一般清脆,百合光着潔白柔嫩的小腳丫踩在鮮血上,蹦蹦跳跳的在光滑地板上留下一串串可愛的紅色小腳印。

對她來說也許憤怒的咆哮和痛苦的哀嚎才能讓她這般開心和滿足。

「殺了我吧…」女傭反覆的說著這句話,話音里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百合圍繞着女傭周圍踩滿了腳印,然後俯身在女傭的面前說道「看在你服侍我這一年的份上,我滿足你的請求。」

女傭聽後放下了雙手,雙眼上的傷口猙獰的讓人顫抖,她跪在地上慢慢仰起了脖子。

「啊…你這個瘋子、變態、魔鬼…」我在床上瘋狂的咒罵著,希望我這樣的叫喊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可是百合轉到女傭身後右手的彎刀毫不猶豫的划過她的脖子,鮮血噴涌而出,女傭倒在地上房間里只剩下脖子里低沉的冒血聲。

我的眼睛瞪得有些凸出,渾身肌肉繃緊我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就因為我胡亂說了一句話。

「你怎麼不罵了?怎麼不喊了?」百合站在床前看着我問道,她臉上的微笑如此甜美就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殺了我吧!」我將頭向後仰去,露出了脖子。

百合看着我脖子上的喉結上下蠕動着,她用小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俯下身體,我吞了吞口水連忙閉上眼睛,我知道也許下一刻彎刀將劃破我的喉嚨結束我的生命。

可是下一刻我的脖子沒有等來彎刀,等來的是一張濕潤的嘴巴,刺痛直衝我的腦海我驚恐的大叫着「你殺了我吧,給我個痛快!」

回應我的是低沉的哼聲,如同護食得小狗發出來的警告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了,百合才起身離開,她坐在桌子旁不知道在整理什麼,我抬起酸疼的脖子,一陣刺痛從脖子上傳來瞬間讓我清醒了不少。

也許我的動靜引起了百合的注意,她轉過頭看向我,柔美的面孔上還帶着稚嫩,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看着我,就像鄰家的小妹妹在外面受了委屈一般讓人憐愛,可是不遠處地面上冷卻的屍體和滿地的鮮血正在宣告着她得罪惡。

似乎她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也轉身看了看那位女傭的屍體,隨後撇了撇嘴喊道「來人!」

五六個女傭瞬間開門進來,整齊的站好聽候命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