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妃號》[奢妃號] - 第4章 奢妃號

一旁站着的女人突然放聲大哭,老人用他犀利的目光瞪着我說道「大驚小怪的,嚇了我一跳繼續。」

我看着他手裡的鐵棍還是壯着膽子上前,伸出顫抖的手將她的下巴合上,繼續給她擦拭脖子上的血漬。

「她怎麼了?」我小聲問道,也許說說話可以讓我不這麼緊張。

老人抬頭說道「如果你想活的久一點,記住焚屍人不要瞎打聽!」

我點了點頭不再說話,梳好了頭髮,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樣看上去還挺舒服的,就像剛剛睡去。

「小姐說了,四個長指甲要留下來!」女人說完再次失聲哭了出來,她連忙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拔!」老人只說了這一個字!

我吞了吞口水,這誰下得了手啊!雖然是一具屍體,但這是一個年輕的女人屍體讓我怎麼下得了手去破壞。

四個美麗的長指甲安靜整齊的躺在操作台上,將輸送板推進焚化爐,熊熊火焰長舌猛烈的吞噬着美麗的屍體,像是燃燒地獄裏的惡魔伸出無數條手臂在撕扯。

最後骨灰出來了,女人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玉制的碗,將骨灰放進去用一根玉杵在裏面輕輕的研磨,每一下都有一顆眼淚順着美麗的臉龐落下。

然後將一個紅色的玉制粉盒拿了出來,將細如粉面一般的骨灰放了進去,這一刻我的汗毛都豎了起來,腦海里回想着大叔的一句話:她們把骨頭製成了妝粉,用鮮血調製紅酒,拿肉餵養寵物。

這一刻我的胸口很悶,就連喘氣都有些困難,隨後我得眼前變得一片漆黑,身體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我在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輸送板上,嚇得我身體一僵沒差點再次暈過去,連忙從上面挑了下來。

「哼!如果你在不醒,我就會把你推進去,這樣我還能賺上一筆錢!」屍爺看着我說道。

「我怎麼了?」我問道。

屍爺笑着說道「驚嚇過度!瞧你這點出息,那裡我叫了吃的,給你留了一大份,錢我已經從你今天薪酬里扣了,放心吃吧!」

「在這裡?」我問道,雖然這裡的還算乾淨但是味道實在讓人不敢恭維,在看着燃燒的焚化爐,我的胃瞬間有些翻滾,哪裡還能吃的下去。

屍爺冷笑一聲說道,「這裡每天只有兩頓飯,你現在不吃就要等到明天中午,如果你能受得了我可以為你代勞。」

我知道這個老傢伙並不是和我開玩笑,我端起盤子里爛乎乎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飯菜,腦袋裡不由想到閃亮的彎刀剮下來的肉塊。

屍爺看着如同吃着致命毒藥的我笑着問道「你來這裡之前是做什麼的?」

我抬頭看着他回想着以前模糊不清的記憶,慢慢的這些記憶也逐漸清晰起來。

「我以前是一名士兵,在一次戰役中被俘了,後來就被奴隸販賣到了這裡,和我一起來的還有兩千個奴隸,只是路上發生了意外,到這裡只剩下不足一百人,來到這裡已經三年了。」我一邊吃一邊說著。

「我在這裡已經三十八年了!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解脫了。」屍爺說道。

我記得大叔說過他來到這裡也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