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愛為婚》[奢愛為婚] - 第二章 紈絝的男人

  我看向許嘉陽,心底里有千百個疑問想開口,可是他卻並不看我,只是將目光對上我面前的男人。

  「這位先生,實在抱歉,我太太剛剛並不是故意衝撞你的,我會賠償你車輛的一切維修費用。」

  我聽着嘉陽這樣說話,只是沉默。

  「呵,賠錢。」

  那個男人冷嗤了一聲,單手拿下墨鏡,一雙幽如磐石的眼眸泛出嘲弄的光。

  「老子這輛車是限量版法拉利,全球也只有五輛,刮塊漆都要幾百萬,現在保險杠都塌了,你自己掂量着賠。」

  他這話一說完,我明顯的感覺到嘉陽攬在我肩膀的手微微僵住。

  許嘉陽的年薪都不足百萬,怎麼賠得起?

  我側眼看向路邊上的那輛車,前方微微凹陷,安全氣囊也彈了出來,這要維修的話,肯定是一筆大費用。

  我不由的打量起面前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皮夾衣和牛仔褲,雖然穿的不倫不類,仔細瞧着衣料像是極好的材質,而他腳下穿的這雙英倫鞋我好像在哪個時尚雜誌看到過。

  我抬頭看向這個男人,忽略掉他的面容,只覺得他耳垂別著顆耳釘着實引人注目,那耳釘鑲嵌的寶石顏純凈,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他好像真的挺有錢的,所以那輛車真的有可能像他說的那般如此貴。

  「先生,我想您的車這麼昂貴的話,應該是上了保險吧?」

  我剛一說完,就感覺到耳釘男的視線正凝住我,我即使心裏露怯,面上卻不顯的開口:「像今天這種情況也屬於意外,應該也在理賠範圍的,您能不能打電話把保險公司的人找來,咱們商量着怎麼賠償?」

  我心裏猜想着說不定保險還可以全賠,這樣的話許嘉陽就不必支付起這筆費用了,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盡量減少損失的。

  「怎麼,怕賠不起?」

  耳釘男輕蔑說完,便猛然朝我伸出手來,我嚇的退後一步,一把躲在許嘉陽的身後,而許嘉陽也護住我,冷聲開口。

  「你這是在做什麼?」

  「抓你老婆啊。」
耳釘男語氣帶笑,「我覺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