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圍城》[三人圍城] - 第6章 8萬8我虧了。

黎時鞅走了,甚至沒回她一個字。

像是一個陌生人一樣,對於她的賣身求錢視而不見。

這個男人,還是一如既往地無情。

肖韻站在醫院門口,看着人來人往,心底難免有些悲哀。

直到一輛車滑到她面前。

車窗降下,竟然是那個剛剛走了的男人。

肖韻歪了歪頭,就聽黎時鞅冷着嗓音:「上車。」

她乖乖坐進副駕駛,就聽身旁的男人道:「你剛才問我缺不缺人?」
他舔了舔後槽牙,呵呵笑了兩聲,「怎麼不缺?
就是八萬八……我覺得虧了些。」

他帶着肖韻直接上酒店開了房,「今晚隨我意,明天給你多少錢也看我心情。」

肖韻答應了。

一個人愛得失去自我時,總容易在對方面前失去理智。

黎時鞅只是幾句話,幾個動作,肖韻就敗得丟盔棄甲。

明明就幾天不見,肖韻卻像一條久旱逢甘霖的美人魚。

歷盡艱辛求來一雙腿,她就為了這一刻能死命留下這份彷若久違的眷戀。

肖韻長睫微顫,被頭頂的燈晃花了眼。

落地玻璃窗的帘子還大剌剌地敞開着,整個房間一覽無餘地呈現在夜色中。

肖韻甚至能看到遠處高樓里亮着的燈光。

他們兩個公眾人物在頂風作案。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很缺錢嗎?」

「是,所以你打算給多少?」
肖韻開口插話要錢。

聞言的黎時鞅眼底慢慢染上血色,卻並不回應錢:「你想要的,我可以都給你!」

他附在她耳邊,「但過幾天我出門,你要是再招惹其他人……」

這個夜晚尤為瘋狂,以致於肖韻醒來時已經到了第二天下午。

窗帘已經被拉上,黎時鞅已經沒了蹤影。

沒有留言,也沒有留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