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三皇] - 第9章 接引

董維安感覺自己的整個心神完全的被到帶了這篇古文之中,感悟之時,晦澀無比,好似這篇經文是「古道」的體現,能夠讓董維安感受歲月變遷,能夠感受到日出日落,能夠帶他來到天地未開的那個時代,天地混沌,陰陽二氣流轉其上,一片朦朧景象。

不知過了多久,一天,一年,亦或許億萬年之久,混沌震動翻轉,陰陽二氣流動,陽氣上升為天,陰氣下沉成地。

天地間散發出億萬霞光,最終乾坤朗朗,天空中出現星辰日月。大地上開始出現綠色,廣袤的森林出現,河流匯聚成海,陸地上出現生物,他們從一個簡單的生命體,最後進化為能夠開山碎石,雲騰翻湧的神禽猛獸。

再接着不知過了悠悠多少歲月,日升月降,天地流轉,大陸也變遷多次,最終第一個人猿出現,然後更多的人猿出現,他們食肉飲血,躲避凶獸猛禽,于山洞中棲息繁衍,最後繁衍壯大,數量如海邊沙灘,組成巨大洪流。

但是他們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那些神禽猛獸漸漸對他們更加敵視,與之全部悍然出手,一隻巨大的如鷹似隼的大鵬鳥從天而降,口中噴出猛烈大火,這些人猿身上紛紛燃起大火,他們痛苦的嘶吼喊叫,死傷無數。

還有一隻如獅如虎渾身長滿長毛的猛獸襲來,張嘴就吞下了數達幾十個人猿,咔嚓咔嚓,嘴角流下血紅色的鮮血。又有巨龜襲來,四肢頭顱縮進甲殼之內,朝着人群猛然滾去,眾多人猿被碾壓成泥,還有形似神龍的神獸翻雲駕霧朝地面轟擊…

這是絕望的,這是末日一般的景象,人猿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的危機。天空中下起傾盆大雨,滾滾陰雲籠罩天際。

閃電刺破長空,雷聲震天動地,一幅毀天滅世的景象。

人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機,他們在這個上古的時代即將悉數滅絕。

而這時,一聲前所未有的驚雷出現,巨大的閃電刺破天地,讓所有生靈都震撼莫名,朝着一個方向看去。就連吃人的猛獸也停了下來,嘴角流下的鮮血都不再注意。凶禽在天空停住,不再向下飛撲,神龍古獸隱藏於陰雲之後,悄悄探出頭顱,人猿們也似乎忘掉了絕望,猛然呆住。

天空依然雷聲滾滾,大雨傾盆,但是似乎在這一刻,有着神秘的存在從遠方走來。

陰雲翻滾,陰陽二氣流轉其中,一位身着簡樸獸衣的人出現在遠方。他英姿挺拔,不像人猿一樣四肢着地。

身上的肌肉菱角分明,長發披肩,臉龐英俊似幻,眼神清澈明亮。

當他出現的那一刻,雲散了,明亮的陽光透過烏雲向大地散落。雨停了,好像不忍滴落在他的身上。

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溫柔而又明媚,似乎找到了最好的歸宿。

他朝着戰場緩緩走來,每一個人猿都好像遇到了自己的神明一般。

他們雙雙跪伏在地,頭顱低垂,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表達出眼前的存在的臣服。

而那些荒古猛獸,眼神中都明滅不定,他們是凶獸,骨子裡充滿了毀滅與殺戮,他們不懂恐懼,只有從小到大理解到的弱肉強食,他們從來不害怕戰鬥。

他們在戰鬥中成長,在戰鬥中進化,但是此刻,他們感覺到了恐懼,第一次感覺到了恐懼這種感覺。

遠方走來的存在向這些神禽猛獸招了招手,這一刻,無論是天上的金翅大鵬,還是鱗片泛起凌厲黑光的神龍,亦或是地面上正在撲食的惡獸,他們全都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位存在前去。

當他們來到那位存在面前,只聽那位存在口中傳出喃喃道音,仿若自遠古而來的低吟,又似天邊傳來的戰歌,神禽與凶獸全都匍匐在地,不敢發出一絲聲響,就連喘息聲也不自覺的放低,生怕驚擾面前正在道語的存在。

這一刻,人猿們也簌簌的來到這位存在的身邊,他們不再害怕這些猛獸,他們走向前去,和這些猛獸一起聆聽來自神秘存在的低頌。

這一刻,天徹底晴了,找不到一朵雲彩,而這些人猿以及神禽凶獸的眼神,越來越清亮。

這一天,他們的神志開啟!

這是重要的,對於人猿來說,他們進入到了智慧型生命,有了思維,腦中不再渾噩。

對於神禽猛獸來說,他們變化更大,因為他們本來就與人猿的智慧相差甚遠,就算是他們飛天遁地,力量絕倫,但是他們遵循着內心深處的獸性,他們再強大,也只是野獸。

而這一刻,所有的異獸,他們腦中不再是毀滅,不再是殺戮,他們對世界的認知有了改變,他們的神智開啟,不再遵循着獸性渾渾噩噩。

聲音猶如天地的低語,讓這些生靈開啟靈智。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們面前的存在站立起身,不再言語。而這時,這些異獸與人猿們緩緩由感悟中醒來,

他們不懂這位存在說的是什麼,但是當他們聆聽到的時候,又感覺這位存在親近至極,道出的聲音好似帶着他們在夢中走遍山川大地,他們的內心平靜了下來。

他們似乎是看到了世界的開端,看到了日落月升,看到了鴻蒙翻轉。他們懵懵懂懂,但是卻知道,這位存在,將是他們所有的生靈,終其一生都將要追隨的存在!

這是靈魂上的交融,是內心深處散發的意志。讓他們第一次不再懵懂無知,不再渾渾噩噩。

這一刻,他們對眼前的存在,再次匍匐跪拜。

此刻,文明誕生!

這位存在留了下來,他教會這些猿人以樹葉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