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修仙界,凡骨科學修仙創始人》[人在修仙界,凡骨科學修仙創始人] - 第1章 死都要搶

科學的盡頭是神學——愛因斯坦。

神學的盡頭還是科學——周涵。

———————————————

夜,漆黑如墨。

驀然,一道劍光自大地升騰而起,瞬息間破開長空,露出點點星辰之光。

吼~!

一聲似莽荒傳來的嘶吼聲如驚雷般炸響!

「新柔,時辰到了,我們該去了!哎,希望憨兒能平淡一生!」

隨着一縹緲仙音傳出,一道白衣如仙的身影猛地自一座草屋衝天而起,手中近四十米的大刀豁然揮出。

刀光如鏈,刀氣縱橫,瞬息間和自地底探出的巨大獸爪轟然碰撞到一起。

轟!

聲若驚雷!

「周元浩你作死啊!」高亢若河東獅吼之音響起,讓正打算破封而出嘶吼天地的凶獸大張獸嘴生生倒吸起冷氣來。

「這個兩腳雌獸好高的嗓門,吾還是不要丟了凶獸臉面了!」

龐大如山的凶獸豁然自地底悄無聲息的竄出,兩顆宛若銀月的獸眼幽幽的盯着已沒有屋頂的草屋中那個滿頭稻草白衣女子,眼中滿是慎重之色。

凶獸之中,吼聲大小也是衡量自身兇悍程度的重要標準之一。

尖銳高亢的河東獅吼終於將呼呼大睡的周涵喚醒了。

他搓揉了下雙眼,一臉懵逼的看着將自己壓在身下一身黑衣只留兩顆宛若珍珠眼睛的女子。

「看什麼看!」

「呃?沒看什麼!」

聲若蚊蚋,瞬間被淹沒在宛若河東獅吼的女高音中。

「哼,憨小子你妹呢?」

兩顆宛若黑珍珠的眼珠中滿是殺氣的盯着木床上發出蚊蚋之音的周涵,泛着玉光的手中閃爍着寒光的長劍距周涵的脖間動脈之處只有三寸距離。

「你妹呢!……」

周涵下意識反駁,脖間卻感應到一絲微涼,瞬間一股股冷氣自氣管吸進肺中,頭腦立馬清醒了過來。

「~姑娘,那個你能先下來。然後,我們再討論有關我妹的問題好嗎?」

說完,周涵臉上泛起一絲潮紅來,心中更是漣漪泛濫。

「好修長的大腿,好柔軟的觸覺,好……」

「小子,你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蒙面女子瞬間嬌軀一陣顫慄:自己這個姿勢確實有點不雅。

可誰曾想到那頭封印幾十萬年的凶獸僅僅嘶吼聲便震破房頂啊,更沒想到自己竟然直接落到這個傻子身上,兩條玉腿更是正跨到這小子腰間兩側……

心動間,嬌軀緩緩飄到床邊,手中泛着寒光的長劍向前一送,卻宛若觸及岩石一般,『叮』的一聲脆響傳出。

玲瓏有致的嬌軀更是瞬間震退幾步,一口鮮血差點壓制不住噴將出去。

「護體靈寶!傻小子你到底是誰?」

兩顆黑珍珠般的眼球閃過一絲恐懼之色,情知事不可為,黑衣女子嬌軀一扭,瞬息間消失在周涵的茅屋中。

「莫名其妙!」

周涵很是懵逼,思緒更亂。

他好好的在生物實驗室做着永遠做不完的實驗,貌似實驗室中不知什麼東西爆出一團黑煙……

然後,他就暈了。

再醒來,卻莫名被一身黑衣的女子騎在身下不說,還動不動就『你妹』、『傻子』的罵自己。

自己絕對沒有招惹這個俠女!

這點周涵很是肯定。

畢竟,對於一個一米七左右,身寬體胖小二百斤,沒錢沒房,相貌平平的科研狗來說——女人,尤其是美女真滴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生物。

「這是哪?難道我穿越了?」

打眼四望,周涵兩眼驚恐的盯在那大如泰山,散發著恐怖蠻荒氣息的凶獸。

腦海不再混亂、懵逼,而是直接當機了。

吼~!

似是感應到周涵的懼意,凶獸揚天就要咆哮,卻猛地想起那個兩腳雌獸穿刺天地的吼聲,獸臉一陣窘色,竟流漏出一絲紅暈,吼聲剎那止住。

但,封印四十萬多年的怒火霍地升騰而起。

「這兩腳雌獸甚是恐怖,還是不要貿然招惹為好!」

「空中手持四十米大刀的兩腳雄獸也有點棘手……」

凶獸思索間,兩顆如小山的獸眼瞬間盯上正戰戰兢兢深情凝望自己的周涵。

「小子,就你了!」

四十多萬年的封印讓自己差點道消身隕,此刻剛剛破印而出,獸體虛弱——柿子當然要撿軟的捏了!

於是,一隻遮天蔽日散發著恐怖碾壓天地氣勢的獸爪理所當然的在周涵眼中越來越大。

「欺軟怕硬的小東西!」

周涵兩眼滿是驚恐之色,空白的腦海更滿是嗡嗡之音,陌生的記憶畫面卻一幕幕自腦海中閃過,舌頭卻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

這傢伙好大啊,這得有多少肉啊!

豬肉應該可以降價了吧?……

「周憨…….,傻子…….,原來我真以傻子的身份在這世界活了十六年啊!

也許死也是周憨你的解脫吧?

而我很有可能死後重回實驗室繼續做我的實驗吧?

即便回不去,我也能重新投胎,總比在這仙人漫天,凶獸肆虐的世界做個傻子、平凡人的好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