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斗羅,從半級魂力開始》[人在斗羅,從半級魂力開始] - 第1章 開局撞見毀滅(2)

「咳呵~哈哈哈,唐昊呀唐昊,真以為沒人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嗎?」千尋疾見對手成功被刺激,當下再加一把力;

「十萬年魂獸的消息是從昊天宗泄露的,你唐昊正好突破90級,偏偏帶着即將分娩的妻子出行,難道你還想把錯誤怪在你宗門長輩頭上嗎?那為什麼沒人支援你?嗯?殺妻取環的懦夫!」

果然,千尋疾才說完,這位昊天斗羅臉色瞬間慘白。

「你!」千尋疾說的每一個字就像一柄柄重鎚敲在心頭,唐昊只感覺最醜陋的一面被無情揭露在世人眼底,直欲癲狂。

因為這一切他都知道,也理解宗門長輩的追求,自從祖父唐晨離開,昊天宗就被武魂殿打壓。

他們為了能重拾昊天榮耀,幾乎要瘋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唐昊也是沒插手,任由事態發展,直到妻子真的死亡才懊惱不已。

要是沒人知道還好,突然被揭穿…

唐昊就越想越急,幾近入魔。

噗呲……哇!

堂堂昊天斗羅竟然在氣急之下狂噴鮮血,千尋疾見到這一幕,接着刺激:「嘿嘿,唐昊,看來你不了解魂獸,你的妻子靈魂還在,知道你的作為正在動搖魂環,你就等着反噬吧。」

但唐昊這時哪有心思辨別真假,更沒想到是之前大戰內傷發作了,接着又噴出一大口血。

直接鬆開鐵鎚,直覺得無顏面對妻子:「不,阿銀,這不是真的,我也沒想會變成這樣呀。」

咚聲跪地深埋頭顱,黑髮狂亂,音帶顫抖,好像妻子就在前方等着自己的懺悔。

哪還有剛才的霸氣:「阿銀,求求你原諒我。」

但狂嚎之後,卻沒有半點勇氣來擔當後果,反而羞怒看向某一處。

「對,都是那群賤民,竟然讓你在這裡生下孩子,都怪他們!」說到這裡,唐昊重新拿起黑色大鎚向村子廢墟方向猛揮,脖子粗紅大吼着:「你們都給阿銀陪葬吧。」

「什麼!」

「大嬸,二伯,外婆快躲…開呀….」

「唐昊你這混蛋!懦夫!他們都是無辜的。」在廢墟,葉武虛弱的趴在原地,但聲音怎麼都喊不出聲,怒極暗罵下意識更加恍惚了;

可葉武還是睜着布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瞪着不知名的方向,祈禱大家能躲開。

但唐昊現在就想找這些無辜村民發泄,只見其大吼一聲,渾身黑光大漲,以他的身體為中心,無數拳頭大小的黑色光球成扇形狂轟砸落。

嘭嘭嘭嘭嘭嘭嘭……

一連串轟擊聲響起,村子又經歷了一輪狂風暴雨般的傾瀉。

一時引起更慘烈的哀嚎,但不久,就已是一派死寂。

然而唐昊的發狂還沒結束:「對,還有小三,都怪他,都是因為他出生導致氣息泄露。」

「啊~」鐵鎚黑光再盛,讓周圍空間都一陣扭曲,低沉、威嚴的震鳴響起,直接撕裂半空的硝煙。

唐昊陰暗面被揭露後更瘋狂了,只見他復瞪千尋疾,眼中凶光閃動。此時,他已經決定,不但要毀掉村子,還要把這知情人幹掉。

千尋疾也被唐昊的瘋狂嚇到了,趕緊威脅:「你要敢亂來,你信不信我父親第二天就屠盡昊天滿門。」

但唐昊正處於凶戾狀態,哪顧得了這些,正欲巨錘砸落。

咻咻…咻咻…

就在千尋疾命懸一線,突然在半空中出現多道流光,正拖着長長的尾焰向唐昊甩落。

「哼!」唐昊不甘示弱,大鎚揮舞陣陣勁風,就擋下攻擊。

但再看過去。

千尋疾已經被一群黑衣人圍在**。

在援軍到來後,千尋疾也卸下壓力,收迴流轉的神聖殘光聚攏在右臂上。

「這是?光明魂骨技!」唐昊被這熟悉的流光刺激到,也恢復些神志,但卻咬牙切齒看向千尋疾右手。

「你竟然在開始就動用魂骨技,將我們的對話擴散到周圍引來援軍!」

說道最後竟怒極反笑,就像得了癲癇般連笑難言:「呵呵哈哈哈,好呀好,真不愧是一代教皇,千道流的兒子,我竟然就這般被你誆騙。」

「呵呵,接下來我們相安無事如何?反正那群賤民都死了,我也不會再招惹一位昊天斗羅。」千尋疾仍是一臉凝重,雖然援軍到來,但再拼下去也是兩敗俱傷。

「今天我唐昊認栽,你要是敢亂說,就承受昊天斗羅的憤怒吧。」

唐昊話落,竟不管大敵未死,直接閃身到一個隱蔽的角落,那裡有一個正熟睡的嬰兒。

但唐昊看向嬰兒的目光很冷漠,直接抓起嬰兒飛身離開。

千尋疾目送唐昊離開的背影,也重重鬆了一口氣,吩咐下來:「唐昊也受了重傷,這才不敢魚死網破,你們通報附近分殿,注意避開。」

「是!」眾人異口同聲。

……

「唐昊!千尋疾!啊啊啊啊…」

多次傾聽下,確定周圍真的沒有聲音了,葉武暴怒,雙目血紅,在廢墟下拚命掙扎。像頭髮怒的野獸。

葉武這時只想活下去,變強,讓仇人得到應有的報復。

就在心情極度激烈活動時,心臟砰砰狂跳,突然自深處湧現一股能量,讓葉武力量大漲,撐開廢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