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斗羅,從半級魂力開始》[人在斗羅,從半級魂力開始] - 第10章 葉武的身世

話音剛落。

『釘~』

輕鳴脆響,一顆水滴懸浮在楊無敵面前。

「這是…武魂?」到底是魂斗羅,強大精神力很快就探查到水滴本質,以及~

「一滴水,先天半級魂力?!」話到最後都有些失聲,晃神。

楊無敵今天受的打擊太多了,像過山車一樣,心神起伏間也讓定力紊亂。

「沒錯,其實我不是藍電霸王龍血脈,並且…」葉武收回武魂,繼續刺激這位強者;

「並且我的來歷,也跟破之一族的災難有關。」

「當年唐昊與武魂殿大戰,地點就在我們村子,結局很明顯,最後只剩我一人被二龍收養…」在楊無敵眼裡,葉武正在用平靜、冷酷又仇恨的語氣描述自己的家仇。

估計是現在「長大」了,就想為村裡做些什麼吧!

加上旁邊的柳二龍也向小友投去憐愛、安慰和痛惜的目光,讓楊無敵竟有種同病相憐的傷懷。

雖然奇怪兩個大人的怪異眼神,但葉武還是繼續,平靜講述;

「可以說,我與你有共同的敵人,尤其是昊天宗!」

葉武剛穿越過來,很順利就佔據新的軀體。

雖然跟原主父母接觸不長,但二老死亡前都在護持「屍體」。

這份護犢之心就讓葉武心神震顫。哪怕短暫,但那血脈相融的親情真的很難忘。

同時,也對唐昊、昊天宗感到極度的厭惡。

「……」葉武話音剛落,楊無敵也是一臉沉靜。

可能是可憐葉武的遭遇,也可能是驚嘆一個孩子能有這樣的成就。

難道仇恨真的能讓人這麼成熟?

老者不時向葉武投去憐憫、又佩服的目光。

「為了變強,我需要破之一族的幫助。當然,並不是竊取貴族傳承,而是獲得更好的支持,比如葯浴。」

雖然不能馬上獲得煉藥術,但不妨礙先成為自己人,長期圖謀。

「作為交換,我還會備上一份大禮。」

「哦?怎麼說?」楊無敵突然發現自己太沒牌面了,在一個孩子面前多次被動。

葉武喝口微涼的水潤潤喉,朗朗開口:

「前輩剛剛上來,想必也看到止觀閣有多紅火。不瞞你說,止觀閣會在近期擴張,正是需要大量人力的時候。」

「止觀閣雖大,也是二龍隱藏身份幫我操辦,除了前輩,沒多少人知道我們的真實身份。」

「破之一族歷經兩年戰亂,最是需要休養生息。原族地還有大敵在側,以前的關係網也會顧及武魂殿不敢插手。」

「就遷徙過來吧,止觀閣不僅幫助破之一族新建族地,還能拓展藥物生意渠道。」

「你是要收服我族?」聽到葉武的條件,楊無敵有些意動。要是真的,破之一族就賺大了,不過是給予核心弟子待遇,傳承沒流失。

但馬上,又有些躊躇。

楊無敵不相信天上掉餡餅,經過昊天宗的拋棄,破之一族不會再將生死操於人手。

「是結盟!」

「在合作期間,你不需要像依附昊天宗那樣被動,只要盡到盟友義務,就能保留自由活動的權利。」

「但同樣的,我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