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斗羅,從半級魂力開始》[人在斗羅,從半級魂力開始] - 第1章 開局撞見毀滅

轟隆——

砰——嘭嘭嘭

在某處漆黑空間,葉武是被吵醒的,突如其來的悶雷把他嚇了一跳,但是當他要醒來收拾桌椅的時候,就頓時感覺不對勁。

悶,感覺渾身被壓着,喘氣都萬分困難;

疼,尤其是大腦,好像某隻猴子在裡邊翻江倒海,稍動一個念頭就是讓頭顱絞痛難忍。

「孩子……你要活下去……要活着…」

頭疼欲裂之間,又感覺腦海傳入斷斷續續的聲音,是兩道沙啞無力的鼓勵,蘊含著無窮關懷,好像他們在世界上就關心自己,熟悉又陌生。

葉武敢確定,自己沒學過這類語言,但這聲音一傳入腦海,竟讓自己那翻天覆地的腦海一滯,接着爆出無數的信息碎片。

還引動自己從未感受過的,從血脈深處湧出的孺慕之情。

「斗羅…天斗帝國…諾斯行省…武魂……爸爸媽媽救我!嘶~~~」

當葉武再度清醒的時候,整個人還是昏昏沉沉的,像鬼壓床一樣,還是面朝下的那種。

勉強喘幾口氣,通過腦海無數的記憶碎片,葉武慢慢理清前因後果。

扭頭打量四周,透過絲縷微光,可清晰看到自己被一堆廢墟淹沒,全身難動。

甚至能嗅到那屬於木料的腐朽霉臭,左右肩膀各是一張七竅流血的人臉。

但葉武並不覺得驚悚恐怖,還感到難得的親切。

那股從身體最深處爆發的親情,依賴,是葉武上一世一直渴望又得不到的。

這兩人一男一女,正是自己的父母;或者說,前身是他(她)們的孩子。就是兩人為自己擋下坍塌重物。

可惜天公不作美,一股充滿毀滅的氣勢從天而降,將原主脆弱的心神衝擊潰散,也讓這對無私父母心血耗費。

換來了自己的重生。

記憶中那熟悉又陌生的一切,這些都向葉武反映一個不可思議的事實。他穿越了,還是來到看過無數遍的小說世界——斗羅大陸。

一個只有武魂的世界,各種各樣的魂技,還有多位令人心動的美女角色。

而葉武,前世只是個孤兒,為了減輕孤兒院負擔,早早就外出闖蕩。

從送外賣開始,經過十年的騎手生涯,終於送出一家屬於自己的小排檔。接着就為了理想,為了成為大酒店BOSS,開始了007生涯,生活疲累、枯燥,還是無期的;好在有練武這個唯一的生活調劑品,在每天工作之外擠出一點點時間和空間,享受着獨屬於自己的快樂。

這一世的葉武只有四歲,但遠遠比前世好,從小父母愛戴,受鄰居呵護,外婆疼惜……

但現在一切都沒了!

雖然是魂穿取代原身,但這是葉武上一世孤兒生涯渴求的親情,本來觸手可及,竟就這樣在眼前結束。

偏偏稚嫩的孩童身子什麼做不了。

連抬手撫摸的動作都做不到,眼神複雜的看着兩人,怎麼也看不完,怎麼也不捨得轉移視線,更是在原身懵懂殘魂的影響下,淚珠不禁滾落,無聲抽泣。

更加憤恨造成這一切的兇手。

就在葉武無能狂怒之際,不遠處傳來一場極有穿透力的對話。

「咳咳咳,唐昊,你可真狠呀。」

烈日當頭,光照萬物。

卻穿不過那天空中瀰漫的硝煙,襯得這片地區更顯陰沉。

透過硝煙往下看,那塊平原上卻突兀出現一個大坑,方圓百米大小,就像天譴隕石轟擊,給大地留下難以治癒的創傷。

大坑底部,也是這無盡硝煙的根源。

「沒想到….你為了中傷我,直接在附近引爆大須彌錘,竟然不惜拉上一整個村子,就不怕你昊天宗被群起攻之。」正言辭攻擊的是一個俊秀中年男子,正捂着深深凹陷的胸膛,半跪在地,說話都很艱難。

其一身亮金色戰甲破破爛爛,周身不時流轉神聖殘光。雖然看着落魄,但眉眼處卻是掩飾不住的高傲,好像周圍的一切不配落入他的眼。

「哼,要不是你逃向這裡,怎麼會這樣。」

唐昊對這些挖苦並不放在心上,露出一張顯得很正派的臉。

雖然袍子破損嚴重,咳得血也不少,但有厚重的黑色大鎚在握,周圍有強烈的黑芒澎湃激蕩着,展現出無比霸氣。

唐昊逼向敵人,宛如實質般的殺氣席捲過去,透過眸子直逼千尋疾腦海,讓其背後寒毛豎起:「堂堂教皇還要靠一群賤民保護,這就是你千尋疾的自命為天?」

「不錯,一群凡人,能為光明獻身,本就是無上的榮耀;再者說,光明在我,只要我登高一呼,所有人都會認為兇手是你——新一任昊天斗羅!」千尋疾周身毛孔好像被細密的冰針扎入,臉色微變,但為了求生,強迫冷靜下來。

話鋒直指對方軟肋。

「我作為武魂殿教皇,今天就是要剷除你這個惡魔,還要代表光明問責你昊天宗。」

果然,聽到宗門會被牽連,唐昊在距離千尋疾還有幾米的地方停下腳步,語氣更為森冷:「好呀!明明是你覬覦我妻子魂環,竟還敢倒打一耙,真以為上三宗是吃素的!」

兩人就這樣一較機鋒,渾然不顧大坑不遠處,那被他們戰鬥餘波肆虐的村子,正是滿地房屋狼藉,村民在痛苦絕望下,哭嚎聲此起彼伏,一派末日景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