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是不初見》[人生若是不初見] - 004 我不離婚

  我趕到到醫院的時候,爸爸已經去世了。

  錢惠蘭跪在病床邊假哭,周圍也來了好多家裡的親戚。
錢惠蘭一看到我,立即當著所有親戚的面,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罵。

  「你這個不孝女!
你爸生病那麼久了,你都不來看看他,非要他去世,才過來,你還過來幹什麼!」

  親戚們都幫着錢惠蘭,一個個對着我指手畫腳,「就是,以前就沒見她關心成雄,這種時候來,恐怕是想來分遺產的吧?」

  我腦子不笨,當然知道,錢惠蘭故意找這些人來,就是想要堵住我的嘴,逼我自己放棄遺產。

  「你們這些人真好笑,我是我爸的女兒,憑什麼不能想分遺產?」

  「你想得美!
成雄以前說了把遺產都留給惠蘭母女的,我們都是見證人。」

  果然,他們就是來提錢惠蘭撐場面的!

  我冷眼看着眼淚婆娑的錢惠蘭,努力地撐足了氣場。

  「我知道你們有簽過婚前協議,你們婚內共同財產只算現金的部分,律師幫我折算過了,大概一千多萬,其餘的動產,不動產,還有婚前的部分,我一分錢也不會多給你們!」

  我說完,上前想要把錢惠蘭從我爸身邊拉開,可錢惠蘭猛然一陣發狠,反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摔到了地板上。

  「小賤人!
你以為你在給誰說話呢!」

  這不是她第一次罵我小賤人,可卻是第一次當著我爸的面,因為我爸已經走了。

  我知道我只能靠自己,張牙舞爪地還想回罵,可忽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錢惠蘭和親戚們嘰嘰喳喳地說了些什麼,沒多久,就有人上前拽住了我的頭髮,扇了我兩耳光。
絮絮叨叨地逼着我放棄遺產。

  我感覺到有人在抓我的手,掰着我的手指想強迫我按手印,我只能拚命地握緊了拳頭,哪怕把自己手心掐出血,也毫不鬆動。

  我也不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