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女婿》[全能女婿] - 第七章 我要離婚

「他怎麼不去死?他怎麼不去死?」
剛剛回到唐家別墅,大門都還沒有關上,壓抑了一晚的林秋玲暴怒起來。
「讓這廢物給我滾出去,滾出我們唐家。」
她指着還沒進門的葉凡吼道:

「有多遠滾多遠。」
葉凡當眾揭穿字畫是贗品,不僅狠狠打了韓劍鋒的臉,還把她這個主角陷入尷尬。
連一個吃軟飯都能看出的贗品,她和唐建國卻看不出,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

林秋玲又不能告訴大家,她是故意偏袒韓劍鋒。
當然,她真正憤怒的,是那一枚人蔘果。
價值三百萬啊。
延年益壽啊。
這麼貴重的玩意,葉凡獨自吃了個乾淨。
要知道,這原本是送給老唐和自己的啊。
這讓林秋玲心裏滴血。
那是三百萬彩票被自己洗衣機洗掉的感覺。
她丟臉,她憤怒,她憋屈。
但她不會去怪韓劍鋒夫婦,只會痛恨忤逆的葉凡。
「滾啊,聽到沒有?」
林秋玲對着葉凡尖叫:「唐家不要你這個白眼狼。」
唐三國滿臉無奈,想要說什麼卻最終沉默。
葉凡沒有進門,免得噪音污染。
修鍊太極經和掌控生死玉後,葉凡不知不覺變得自信從容。
「媽,我有什麼錯?」
葉凡一改昔日的懦弱,落落大方開口:

「畫又不是我送的,是姐夫送的,要罵也是罵姐夫送贗品。」
「還有,那枚人蔘果,也是你們說垃圾的。」
葉凡坦然面對林秋玲的凌厲目光:「你再怎麼難受,也不能怨恨我啊。」
「你當我腦子進水,看不出那畫是假的?那人蔘果是真的?」
「我一眼就看穿了全部。」
林秋玲厲喝一聲:「但那種場合,我能打你姐夫的臉嗎?」
「你不能打姐夫的臉,難道就可以打我的臉?」
葉凡流露一抹戲謔:「而且顛倒是非,對我很不公平。」
唐若雪止不住皺眉,感覺葉凡跟以前有所不同。
「打你的臉?你一個上門女婿能有什麼樣的臉?」
林秋玲更加暴怒:「你的臉比得上你姐夫的臉嗎?」
「只會做家務的家庭煮夫,怎麼跟你做老闆的姐夫相比?」
「劍鋒每年孝敬唐家幾十萬,而你花了唐家幾十萬,怎麼比?」
「我打你的臉,是你這個白眼狼的榮幸。」
她指着葉凡大罵:「榮幸,懂不懂?」
在林秋玲看來,葉凡就該承受一切欺壓和不公,但凡反抗,那就是大逆不道。
葉凡淡淡一笑沒再說話,只是把目光望向唐若雪,希望她能說幾句公道話。
葉凡不是害怕林秋玲的撕破臉皮,而是希望這一刻自己不是一個人。
他想要自己知道,他是有妻子的人。
唐若雪冷冷淡淡對視一眼,稍顯不耐:

「好了,大晚上,你們都別吵了。」
「葉凡,給媽道歉。」
「無論如何,媽都是長輩,讓她生氣了,就是你不對。」
唐若雪最終站在母親這一邊:「趕緊給媽賠不是。」
唐三國附和一句:「葉凡,道歉吧。」
林秋玲指着外面喝道:「我不要他道歉,我要他滾蛋。」
葉凡上前一步,淡淡出聲:「媽,我要跟若雪離婚。」
「好啊……」
林秋玲下意識接話:「離就離……」
話到一半,她打了一個激靈:

「你說什麼?」
葉凡重複一遍:「我要跟若雪離婚。」
離婚?
全家一片死寂。
林秋玲他們目瞪口呆看着葉凡。
誰都沒有想到,葉凡會說出這樣一句。
按照林秋玲她們的設想,葉凡應該跪下來,痛哭流涕求原諒。
畢竟葉凡一無是處連工作都找不到,而且需要靠唐家零花錢給沈碧琴治病。
結果,他卻要跟唐若雪離婚。
這一句,不僅讓林秋玲她們震驚,還讓她們心裏堵得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