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女婿》[全能女婿] - 第兩千八百九十五章 這份嫁妝夠不夠?

砍了唐北玄腦袋?

聽到鐵木無月的話,宋紅顏微微一怔。

隨後她看着鐵木無月一笑:「曹操的禍水東引?」

鐵木無月綻放一個笑容:「跟宋總溝通就是痛快,很多東西一點就透。」

「不過曹操那一招叫禍水東引,我這一招叫火上澆油。」

「唐北玄不僅是陳園園的兒子,也是她扎入唐門的根。」

「白髮人送黑髮人已經足夠讓她痛苦,再看到唐北玄死無全屍,整個人只怕會當場發瘋。」

「如此一來,陳園園會不擇手段格殺唐若雪,而且還是毫無緩衝毫無思考的報復。」

「這一刀兵相向,雙方何止是撕破盟約,簡直是不死不休。」

鐵木無月補充一句:「這一招很歹毒,但卻非常有效,會泯滅陳園園最後的理智。」

宋紅顏嘆息一聲:「確實很有殺傷力,只是……」

「只是覺得有風險?」

鐵木無月輕聲接過話題:「擔心陳園園知道我們砍的腦袋,會讓事情適得其反?」

「放心,唐若雪不知道她殺了唐北玄。」

「現在也沒有幾個人知道唐北玄死了,更沒有人見過唐北玄的屍體。」

「我們給腦袋鑄造一個金身,再用最高規格把屍體送回去。」

「同時咬死唐若雪送給我們的就是一顆腦袋。」

「唐若雪跳進黃河洗不清的。」

「而且陳夫人看到我們善待唐北玄腦袋,潛意識也只會認定是唐若雪所為。」

「當然,這是一件缺德的事情,宋總不便過手,我來處理最合適不過。」

「我無父無母無後代,還早已看透人性沒了良心,無所謂缺德、更不在乎天譴。」

鐵木無月落落大方開口:「怎樣,交給我如何?」

宋紅顏輕輕搖頭,拒絕了鐵木無月的請求:

「我不是一個悲天憫人的人,也不會被死者為大的道德束縛,在我眼裡只有敵人和自己人。」

「為了達到目的,我也可以鐵血殺伐不擇手段。」

「換成其餘敵人,我會二話不說讓你去處理。」

「但唐北玄真不行。」

「他算是我親人,我多少要給他一點體面,這也是給我爹一點面子。」

「而且越到關鍵時刻,越不能多此一舉。」

宋紅顏微微張啟紅唇:「很多東西很多事情,只要做過,就一定會留有痕迹。」

鐵木無月一愣,隨後一笑:「明白了。」

她是聰明的女人,自然知道宋紅顏的意思。

宋紅顏沒見到唐北玄屍體,鐵木無月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但宋紅顏看到了知道了,她就不能再砍唐北玄腦袋,或者縱容鐵木無月去做這件事。

因為她不能去觸碰葉凡內心深處的底線。

「唐北玄的屍體,還是我親自來處理吧。」

宋紅顏點到為止:「你安心照顧葉凡和應付今天的巨變吧。」

鐵木無月臉上划過一絲遺憾,不過也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隨後她透過視頻望着燕門關渾濁的天空問道:「燕門關起風了?」

宋紅顏抬起頭回應:「這燕門關,風,就沒有停止過。」

鐵木無月笑聲柔和:「好,我讓燕門關的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

在鐵木無月心裏盤算更大算計時,整個燕門關的電視正直播夏崑崙出關。

下午兩點,夏崑崙帶着三十名高手抵達三國聯軍大營。

雙方請來的公證團也相續入場。

通過直播的鏡頭,無數人都看到聯軍大營的三十個擂台,以及雙方挑選出來的人馬。

九公主、象連城和哈霸也光鮮亮相。

接着,公證團宣告比武規矩。

第一個回合,雙方三十名高手各選一個擂台同時開戰。

雙方分出勝負之後,按照人數最少的一方,再上擂台進行一對一比武。

這樣不斷循環下去,哪一方的人在擂台站在最後就算勝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