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女婿》[全能女婿] - 第一章 受盡白眼

「你媽胃腫瘤惡變,再不交出十萬動手術,只能活一個月了。」
走廊里醫生的聲音很平淡,但落在葉凡耳朵里卻像針一樣扎心。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但到了這一刻,淚水還是忍不住涌了出來。
葉凡快崩潰了,因為昂貴的費用,自己根本拿不出來。
養父葉無九一年前跑船失蹤,養母沈碧琴胃腫瘤暈倒住院,剛畢業的葉凡成了家裡頂樑柱。
這一年,為了給養母治病,葉凡不僅用盡了家裡積蓄,貸盡了所有網貸,還去唐家沖喜做上門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馬,尊嚴喪盡,才換來五十萬。
但這筆錢,在醫院轉眼用盡。
葉凡現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機和十塊錢了。
「還要十萬,還要十萬……」
想到醫生說的數字,葉凡就感覺到深深絕望,山窮水盡的他,去哪裡湊這十萬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睜睜看着母親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萬。」
葉凡擦擦眼淚,咬牙站了起來:「我絕不能讓母親有事。」
他決定豁出尊嚴去借錢。
葉凡來到第一家,敲響了大伯家。
伯母板著臉開門。
葉凡絕望地乞求伯母恩賜:「伯母,我媽需要錢手術……」
「還來要錢?還來要錢?給了你們兩百塊還不夠啊?」
「滾,滾,滾,別來這裡,我們沒你們這樣貪財的親戚……」
伯母一邊說一邊把葉凡推出去,然後砰一聲關閉防盜門。
聽到這些尖酸刻薄的話,葉凡氣的渾身發抖,一拳砸在牆上。
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沒想到,搶走父親祖屋的大伯他們,卻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幫忙。
葉凡沒有法子,只能厚着臉皮找其他親戚借錢,但都吃了閉門羹。
他們還警告葉凡不要再騷擾,不然馬上報警抓他。
接着,房東也打來電話,一個星期內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間清掉。
網貸公司更是進行了奪命狂呼。
葉凡硬着頭皮打給了在馬爾代夫旅遊的唐若雪。
唐若雪聽到他張口要錢,就極其厭煩地掛掉電話。
山窮水盡。
在街頭吹了半天冷風,葉凡擦乾眼淚,來到了零度酒吧。
這是他前女友袁靜開的,不,是他曾經的室友黃東強,借了五百萬給袁靜實現夢想的。
當然,也因為這五百萬,袁靜離開了葉凡,投入黃東強的懷抱。
有高冷校花的噱頭,這裡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
葉凡也就成了笑資。
葉凡來這裡雖然感覺恥辱,可想到母親的手術費,他又只能走進零度酒吧。
他也相信,袁靜會看在昔日情分借這十萬。
酒吧有人彈着吉它,唱着歌,氣氛很熱鬧,很高貴。
這裡的香水味都讓葉凡自卑。
葉凡走進大廳,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十幾個華衣男女望了過來。
葉凡也望向了黃東強和袁靜。
他從黃東強眼裡看到了意氣風發,看到了濃濃不屑,唯獨沒有看到一絲愧疚的情緒。
袁靜上身穿低領背心,下半身則是一件熱褲,白皙的肌膚和兩條修長的腿,再加上漂亮的臉龐,很是吸引眼球。
不過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讓很多人不敢對視。
她毫無感情地看着葉凡,那淡漠感覺,就好像在街邊看到一隻狗一樣。
袁靜的閨蜜楊芊芊從高腳椅跳了下來:
「葉凡,你來這裡幹嗎?」
語氣嫌棄。
葉凡鼓起勇氣:「我是來……」
「我們這裡不需要清潔工。」
楊芊芊冷嘲熱諷:「你走吧。」
她向來看不起一貧如洗的葉凡,也正是她極力撮合袁靜和黃東強。
葉凡忙擺手解釋:「我不是來做清潔工的,我是來……」
「檸檬水二十八,雞尾酒一百八,你消費得起嗎?」
楊芊芊冷笑打擊:「就算你口袋有唐家施捨的零用錢,我們這裡也一樣不歡迎你。」
黃東強呸了一聲:「晦氣,今天沒看黃曆,跟上門廢物撞一塊了。」
葉凡給人做上門女婿沖喜一事,黃東強他們早已經知曉。
十幾個男女聞言笑了起來。
「我――」
葉凡硬着頭皮上前,看着袁靜正要說話,一個漂亮女孩又喊起來:
「拿開你的臟手,真皮沙發。」
她還用手在鼻子前面揮了揮,好像葉凡猶如臭水溝出來一般。
葉凡被蛇咬一樣縮回了手,面紅耳赤。
他知道會被羞辱,但沒想到會這麼絕情。
他咬咬牙,脫口而出,「我是來找袁靜的。」
「袁靜,我們出去說……」
葉凡希望保留最後一點顏面。
袁靜修長雙腿翹起,白皙腳趾在燈光中閃爍,沒有譏諷,也沒動作,但這恰恰是最大的嫌棄。
黃東強嘴角勾起一抹戲謔:「袁靜現在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想找就找的。」
他還示威性地在袁靜腿上揉了一把。
葉凡臉頰發燙:「袁靜,我真有事找你,咱們出去說。」
袁靜看着葉凡沒有回應,只是高傲和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