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知深淺,愛卻長眠》[情知深淺,愛卻長眠] - 第六章:原來那一夜,是你

  楊君微伸手往自己臉上抹去,淚珠卻滲在她的手上,越抹越多,她哽咽着道,「和那個沒有關係,昨天我爸想要贖回被賣掉的股份,資金不夠,朝凌子皓借用,凌子皓不同意,抱歉,周董我不該公私不分。」

  她只是太想傾訴了,所有的事情壓在心底,情緒混亂不堪,周嘉澤的冰冷語調卻又讓她心中那份膽怯與無助無限放大。

  凌子皓早就在錢財上跟她分割的清清楚楚了,而她才工作幾天,之前帶來的嫁妝錢也所剩無幾了。

  楊君微閉上了眼睛,卻感覺到一雙溫暖的大手落在了她的眼睫之上,她猛地一驚,睜開了雙目,卻看到眼前的男人一雙黝黑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她只看得到那雙漆黑瞳孔里是她狼狽的臉頰,她下意識的想要低頭,卻被周嘉澤的手鉗住了下巴,「需要多少?」
他雲淡風輕的問道。

  楊君微迷濛了一下,聽不懂他話里的含義,卻有些苦澀的開口道:「兩百萬。」

  她仿若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連最後的矜持都不顧了,話音落下之後,她有些後悔,卻又執着的看着面前的這個男人,心中充滿了期待。

  「我幫你不能用公司的賬面,晚上來我家拿錢。」
周嘉澤冷冷道。

  雖說她是拿他當救命稻草的,但是只要想到他的狠厲,還是有些恐懼。

  「周董,無功不受祿,這錢我不能要。」
楊君微還是拒絕了,與虎謀皮,無疑不玩火自.焚。

  「你還有其他的辦法?
去你上次來過的別墅。」
周嘉澤的話戳在她的心上,絲毫不給她反駁的餘地。

  「要付出什麼嗎?」
楊君微低下頭,怯怯的問道。

  周嘉澤上下看了她一眼,「身材不錯,可惜我對別人的老婆沒興趣。」

  楊君微聽到這話,耳根通紅,小心思被人家拆穿讓她無地自容,她覺得自己看不懂周嘉澤了,這個男人對她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

  「那周董我先出去了。」
她那顆面對凌梓皓時千瘡百孔卻依舊堅強的心卻在每次面對周嘉澤時,都毫無底氣,仿若一個遇到了貓的耗子,膽怯,小心,卻又被他抓住了命脈,不知所措。

  這會兒她只想着趕緊逃脫這讓人尷尬的境地。

  周嘉澤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樣,嘴角勾起一抹笑。

  解決了心裏的事情,楊君微的心情輕鬆了不少,就連繁忙的工作,都處理的井井有條。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天幕已經降下。

  看着外面的天色,她卻突然躊躇了。

  之前周嘉澤說,晚上去他的那間別墅……

  電話響起,那邊傳來周嘉澤清冷的聲音,「你打算半夜來嗎?」

  「不不……我這就打車過去。」

  楊君微不禁自嘲幾秒,爸爸那麼需要這筆資金,她竟然還在遲疑……

  下樓打車來到了別墅。

  別墅門大開,彷彿在歡迎她進去。

  深吸一口走了進去,客廳並沒有周嘉澤的身影,只有一張已經開好的支票,還有一個小紙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