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知深淺,愛卻長眠》[情知深淺,愛卻長眠] - 第五章:什麼時候上車的(2)

么。

  直到她都要掛斷這個電話,才傳出他低沉的聲音,「什麼帖子?」

  楊君微目光划過一絲無奈,「沒什麼,我們腳正不怕鞋歪。」

  人家作為男主都沒看過,再多說什麼有什麼意義嗎?
再說了,沒做過的事情怕什麼。

  「如果腳不正呢?」

  沒等她問清楚,電話就被掛斷了。

  這句話是再說她嗎?

  楊君微嘴角一抹苦笑。

  她沒有多想,還有着善後等着她。

  回到家裡,聽見凌子皓陰狠道:「協議簽了,他竟然不合作了,寧可賠償違約金,是在耍我嗎?」

  他直接將桌子上所有的東西摔在了地上,面色兇狠。

  楊君微貼着牆壁,凌子皓脾氣火爆,她早就知道。

  肯定是因為論壇的事情,周嘉澤發怒了,徹底將他踢掉了。

  問題是周嘉澤之前並不想將項目給他啊,為什麼後來又給了?

  「這是在給你報仇吧?」
凌子皓攥住她的手腕,惡狠狠的問道。

  「誰讓你沒腦袋發那種東西,他不生氣才怪。」
楊君微覺得凌子皓簡直是昏了頭,明知道正在與周嘉澤合作,竟然還去作死得罪人家。

  凌子皓眸光一抹諷刺,「你們之間的齷齪,還怕人家說?」

  楊君微眼睛冰冷,「你要是非把你老婆想的那麼下賤,隨便你。」

  直到楊君微的電話響起,他才鬆開了手。

  原來楊君微父親的公司出現了問題,當初被凌家賣掉的百分之二十股份,要出手,但是手上沒有那麼多錢,想盡各種辦法,無奈之下才給女兒打了電話。

  楊君微自從與凌家結婚之後,楊父生怕打擾她,無論遇到什麼都不說。

  「爸,你別著急,我會想辦法的。」
楊君微安慰了一番掛斷了電話。

  凌子皓聽到了兩人的對話,「怎麼?
你那位好父親也開口要錢了?」

  「你都聽到了,能不能借給我爸,那份股份被賣掉,你們凌家也有責任。」
楊君微聽到他那樣說自己的父親,心裏很寒,但是也只能忍下去。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着父親……

  凌子皓冷笑道:「你爸那股份是為了堵住我的嘴,你不是最清楚不過,我丟了周嘉澤的合作,沒錢。」

  楊君微只覺得遍體生寒,她知道如果不是爸爸實在走投無路了,絕對不會求到這裡。

  第二天,她神色憔悴的去上班。

  卻見周嘉澤開門出來,兩人正好四目相對,「周總。」

  「你進來。」
外面人太多不適宜說話。

  楊君微看了看周圍探索的目光,還是走了進去。

  「發生了什麼事?」

  一句話,隱忍許久的委屈彷彿破了閘的洪水,直接涌了出來。

  難過時候最怕別人的溫暖。

  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怎麼都止不住。

  「不就不跟你丈夫合作了,至於哭成這樣嗎?」
周嘉澤冷冷的問道。

  楊君微真的看不清楚面前的這個男人,剛才還如同寒冰中的溫暖,轉眼間溫暖又成冰了。

  凌子皓的狠在表面,而他的狠是從骨子裡發出來的。

  前者只會讓你肉痛,後者會讓你連痛都無法發聲。

  楊君微有些害怕,那種從心底而出的恐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