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憶濃》[情憶濃] - 第8章 婚禮進行時2

雖然他們僅見過一面,但她卻令他印象深刻。

本來自己對家庭包辦式的婚姻挺反感的,也不想這麼快,就沾上婚姻的累贅。

可耐不住奶奶那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僵持,再加上那天自己對她的印象也還不錯,所以就巧趕巧的同意了這門親事,希望她是個懂得進退的人。

本來就注視着周圍的林依伶,見賀文祺進來,也起身向他走去。

賀文祺抬手看了一下手錶,自己比約定的時間早兩分鐘。

但既然對方已經到了,還是禮貌性的打了個招呼:「抱歉,公司有點事耽擱了。」

「是我來的早,」林依伶微笑着向他示意,「走吧,他們這還有一個包間,我來的早就提前訂了。」

林依伶說完,就在他面前為他引路。

雖然這間餐廳已經算是中等偏上了,離他們公司也近,但以他的身價,應該沒來過這裡吧。

林依伶果然猜對了,即使不去高檔餐廳,一般也會有秘書提前訂好餐。

這家餐廳雖然就在他們公司對面,但要不是她昨天提,賀文琪恐恐怕連它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消瘦的身影,想起那晚心裏的那份悸動,賀文琪也有些小期待她今天的目的。

雖然對結婚就挺反感的,但難得有一個能讓奶奶滿意的人不是?

他們剛坐下,服務員就拿着菜單進來了,賀文祺示意他遞給依伶。

林依伶見狀也不客氣的開始點菜:馬鈴薯絲,紅燒排骨,脆皮雞。

然後就把菜單遞給了賀文祺,「你再點幾個你喜歡吃的。」

見她點了三個菜中有兩個是葷菜,心想看來她喜歡吃肉啊。

於是賀文祺又繼續點了四個葷菜菜:清蒸鱸魚,紅燒肉,油燜筍和醬牛肉,最後又點了一個銀耳蓮子湯。

他似乎並沒意識到,就他們兩個人點的有點多了。

又或是,多不多對他來說,根本就是無所謂的事情,他並不在意。

「依伶,今天中午就要見我,是有什麼急事嗎?」服務員出去後,賀文祺自來熟的看向對面的女子。

畢竟昨天,自己說明天晚上有時間時,她並沒有在意,也表現的像沒聽懂自己的暗示,只是選了今天中午,這一個小時的吃午飯時間。

如果不是真的不在意,就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賀文祺在心裏默默的想到。

「我認為有些事情,要趁早解決不是,畢竟夜長夢多嘛,即使找不到好的方法,也可以讓時間寬裕點。」林依伶微笑的說道。

「奧?不知有什麼事,是我能幫上忙的嗎?很樂意效勞。」賀文祺痞痞的說道。

「賀先生,你對於我們兩個之間的婚事怎麼看?」林依伶開門見山的看着賀文祺。

似乎沒料到,她會如此直接的談論這個話題,賀文祺明顯的一怔,「挺好的,我對林小姐也比較愛慕啊,難道林小姐有其他想法?」

「那我就直說了吧!」見他打諢,林依伶直了直身板,「我這個人啊,對感情的要求比較霸道,我要求對方專一,不知賀公子,肯為了我一人,放棄整片森林嗎?」

呵!賀文琪在心裏冷笑了一聲,難道今天是來給我『立規矩』的?

他似笑非笑的看向林依伶:「怎麼?林伯父沒有好好向你介紹我嗎?我以為你們已經達成了共識。」

林依伶並不理會他的嘲諷,「與他們無關,畢竟從現實看來,我們兩個,是以後要在一起搭夥過日子的人。」

「所以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我們兩個私下裡,早點達成共識比較好,不是嗎?」林依伶給了他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奧?」賀文祺一挑眉,「比如呢?」

「比如,我們可以協議結婚,只做名義上的夫妻,婚後給彼此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林依伶好心的建議道。

「你在開玩笑嗎?」賀文祺把身體倚靠在座位的椅背上,審視的看向林依伶,「同你結婚需要付出的代價可不小,我為什麼要花這麼大價錢,買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呢?」

「又或者說,」賀文琪直勾勾的看向林依伶,「我同意你的想法,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看到他的樣子,林依伶輕輕地一笑,「婚後,除了夫妻生活,我會履行一切的妻子義務。」

說完她頓了一下,然後又慢慢的說道:「而且,我不會幹預你的私生活,甚至還會幫你善後,你也不用繼續飽受家裡人的嘮叨之苦。」

「另外,」林依伶眼神堅定的看向賀文琪,「如果你以後遇到想要娶之為妻的人,我會分文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