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 第8章 開啟新的征程

伯奧漸漸從睡夢中睜眼。伯奧看向北側的胖子,發現胖子還在睡覺!

「楊宇婷,起立!」

「楊宇婷!」

「老師他昨晚一晚沒睡,叫他睡會吧。」伯奧剛睡醒的聲音磁性迷人。

「伯奧,起立!」伯奧起身,伸了個懶腰。捋順了頭髮。

「今天把胖子叫醒,你就坐下,叫不醒你就站着」

伯奧起身走向胖子。低頭小聲對胖子說道。

「胖子,咱倆真的進入循環了!」

「胖子!」

「胖子!」

伯奧抬起手

「啪嗒!」

「啪嗒!」

胖子起床氣突然爆發

「你有病吧!」胖子剛準備動手,抬頭看見老師和同學在前邊看着他。低下頭。

「小胖!起立!」胖子慢吞吞的起來,伸展了身體。

「伯奧,你倆去後邊站着」

「不是我叫醒胖子,我就能坐下嗎?」

「前提是你要使用正當的方法。」

伯奧看着胖子的脖子,想起了胖子吃辣根的時候,低頭笑着。

「伯奧!半蹲!」

下課後伯奧見胖子又準備和子文說自己的事情,伯奧捂住的胖子的嘴巴。

「胖子我知道關鍵了!」胖子聽見伯奧說到關鍵。瞬間由睏倦變成了清醒

「關鍵是什麼!快說!」

「你猜對了。是事故。我們只要出現事故就會進入下次循環!」

「我沒猜錯還要是路上的事故。」

「第一次是回家坐車的路上、第二次是過馬路被車撞到、第三次是騎車被撞!」

「而且我還看見了你的死亡,咱倆是死於車輪之下的!」

胖子的第二次循環的推斷是可信的,伯奧的關於車的的關鍵點也是正確的。

現在叫我們開啟上帝視角。看一下三次的事故過程。

第一次:

伯奧在回家打車的路上,與伯奧共同拼車的一人,由於剛下飛機的狀態不是太好。

半路上乘客忍受不了車上的汽油氣味兒。下車準備嘔吐,伯奧見狀也跟着下車。

伯奧坐的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有問題的是路過的打車。長時間行駛的大車,車的維護也不到位,大車的後輪脫離車身,慣性使車輪繼續以高速運動。伯奧的的車正停在飛輪經過的線路上,輪胎衝上了車頂,車上的三人,正好在車外,輪胎到車頂後,順勢倒下,剛好壓在了三人的頭頂。伯奧進入了第一次的循環。

第二次:

正逢人流量密集的國慶假期,人流量大,司機為了能多掙錢,有意的加快車速,為的只是能夠提高一下收入。胖子和伯奧過馬路時,車剛好從垂直的路口拐彎進入主路。車速沒得到控制,伯奧和胖子沒時間反應。被捲入車底。進入了第二次循環。

第三次:

立交橋的機動車流量密集,橋上沒有非機動車道。等伯奧去找到胖子,胖子正賣力的向上騎。

原路返回,在左側行駛,更容易出現問題。二人準備到右側行駛。酒駕的黑車。從橋上直接衝下來。等司機反應過來,黑車已經過了兩人,到了橋下。

三次循環都有一個相同的地方

「車輪」

二人被車輪所傷是進入下次循環的關鍵!

現在叫我們關閉上帝視角,繼續二人的循環。

胖子揪起褲腿,手指指向腿上的疤痕,伯奧看見胖子腿上的疤痕。

低頭掀起自己的褲腿,沒有疤痕,胖子仔細看着伯奧的小腿,隱約能看到受傷之後印記。

「伯奧你也有疤痕!」

「咱倆這不是循環!」

「咱倆這是在過去的地方,消耗將來的時間!」

「你的腿是第一次循環受傷,我的是第二次受傷」

「現在你的傷口就只能看出曾經有過傷。我的還有明顯的痕迹」

「現實世界的時間在流逝!」

「一定有塊表,即便顯示的是現在的時間,他的實際日期肯定是將來的日期!」

「手機!」胖子掏了掏口袋。沒有找到手機

「伯奧手機一定在你的枕頭裡!」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我倆在出現事故的時候你在導航,所以手機一定在你的枕頭裡!」

伯奧從後邊拿起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