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 第五章 他要和自己做交易

  他的房間?

  夏格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床頭有葯匙,上面貼着「502」號房,旁邊還有一張身份證。

  宮越澤。

  夏格猶如五雷轟頂。

  她記得這個名字。昨晚上,她被僱傭她的老闆要求偷拍到這個人的照片,只要拍到他和男人鬼混,證明他是小報上所說的斷袖,她就能得到一大筆稿費。

  這個稿費,足夠她讀完大四的學業,以及支付母親現在急需的醫藥費。

  可是,她怎麼會在他的床上?

  宮越澤看她一臉迷茫,好心解答了她的疑惑:「我讓人找個女人過來,證明我不是小報上說的斷袖,然後你就被送進來了。」

  夏格身子一抖,眼裡浮現出一抹霧氣:「可是那個老闆告訴我,他是大報的編輯,要拍你的新聞……」

  「騙你的。」宮越澤淡然道,「這種人,最會說謊。」

  他在商場里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也見識過不少風塵里的女人,昨晚過後,她生澀的技術讓他明白,這個女人是乾淨的。

  他雙手抱胸看着夏格,見她嘴唇一直在顫抖,彷彿下一秒就會哭出聲來,然而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許久,都沒有落下。

  然後她開了口:「錢呢?」

  「什麼?」宮越澤以為自己聽錯了,反問了一句。

  夏格艱難的咽了咽口水,一邊穿衣服一邊翻身下床:「我要去找他要錢,他答應過我的,會給我五萬塊。」

  一動,身下的疼痛就翻天覆地而來,她雙腳剛觸地就一軟,差點一頭栽在地上。

  所幸被一雙大手扶住。

  宮越澤眼裡帶着冷漠和譏諷:「橫豎就為了五萬塊,連自個兒的清白都不在乎了?」

  夏格勉強站直身子,抬頭看他,言語間不自覺沾上三分沙啞:「就算我現在哭天搶地,要死要活,我的清白已經沒有了。我要不就選擇殺了你,然後去自首坐牢,要不就是把屬於我的那份錢要回來,給我媽看病。」

  她沒得選擇。

  宮越澤眼神變了變,頭一次正眼看她。

  這個女人其實長得不錯,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雖然算不上什麼絕代風華,但細看之下讓人心裏軟軟的。

  重要的是,她的眼裡透露出的堅忍,莫名的有些像他,帶着無可摧毀的驕傲。

  眼見她就要走出門去,宮越澤仗着人高手長的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