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 第三章 她暈倒了

  他開車很穩,相較於五年前,他的車技更加嫻熟了,沒一會就把她送到了家門口。

  看見自家的大門時,夏格還怔了怔。

  如果她沒有記錯,五年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宮越澤只來過她家一次,沒想到他還記得。

  車停下,夏格低聲說了句「謝謝」,抬手就去開車門,卻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按住:「等等,我有話要說。」

  夏格手上的動作一頓,回身看他。

  「五年前,你為什麼要不告而別?」宮越澤的大半張臉隱在夜色里,看不清他的表情,「我要知道答案。」

  答案?

  夏格勾了勾唇角:「都這麼久了,你為什麼還想知道答案?」她抬眸直視他的眼睛,帶着挑釁之意,「宮越澤,難不成你和那些純情的小男生一樣,五年了還痴痴的等着我?」

  那一瞬間,宮越澤臉上的狼狽清晰可見,面孔上只留一雙葉暗露濃時依然深邃的黑眸。

  他從來沒有看過她露出這樣的神情,那個笑起來眯着眼睛,生氣時會嘟起嘴的小女孩的面孔,被這雙滿是恨意的眼眸給覆蓋了。

  一劍封喉的窒息感。

  他緩緩鬆開手,夏格打開車門往樓內走,很快身影就消失在她面前。

  宮越澤坐在車裡,看着三樓的燈光亮了下,很快又陷入一片黑暗。他低下頭習慣性的撫了撫袖口,看見手背上那一片的紅腫還未消去。秋季落葉被濕漉漉的雨水狠狠的壓在地上,零落不堪。他閉着眼睛在車內深呼吸一口氣,確定燈不會再亮起,這才驅車離開。

  樓下汽車發動的轟鳴聲漸漸遠去,靠在門上的夏格膝蓋一軟,險些摔坐在地上。

  她跌跌撞撞的往衛生間里跑。

  犯了胃病的胃部此刻疼痛的愈發厲害,好像有個瘋狂的自己在胃袋裡掙扎嚎叫痛苦不安。她一手捂着胃,一邊勉強抬頭看向面前的鏡子。

  鏡子里臉色慘白的形象實在不怎麼美觀。

  夏格用冷水洗了把臉,然後撐着身子往房間里走,在藥箱里摸索了半天也沒摸到胃藥,才想起來自己好久都沒吃了,乾脆一股腦把自己扔在床上,企圖用睡意來打倒一波接一波的疼痛。

  保不準睡一覺起來就好了呢,她一向這麼會自我安慰。

  手機就在她躺在枕頭上的那一刻響了起來。

  夏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