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 第二章 被瞿母看見了!

  宮越澤的瞳孔深諳下去:「那你現在為什麼又回來了,因為瞿若白?沒想到五年過去,你的口味倒是變了不少。」

  「起碼他對我是真心實意的。」夏格收斂笑容,抬腳往樓上走,「比某些表面一套背後一套虛偽的人,要好得多。」

  虛偽的人,說的是誰?

  宮越澤眼裡閃過一絲怒意,少見的情緒波動在時隔多年後看見夏格時一股腦的爆發出來。多年的等待在夏格的表現里似乎變成了一場笑話,他下意識的抬手,牢牢的抓住她的手腕。

  「不許走!」

  夏格被他猛地一拽,嬌小的身軀被硬生生的拖進了他懷中,撞在了他堅挺的胸膛上。

  她的手腕生疼,但最疼的是不間斷的在腦海里閃過的回憶。

  「你是什麼人,對我做了什麼!」

  「我叫宮越澤,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越澤,我今年就要大學畢業了,等畢業以後,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宮越澤,在你心裏,我究竟算什麼?」

  夏格的遍體生寒,長久沒有好好護理的胃病似乎又在這個時候犯了,好像有個瘋狂的自己在胃袋裡掙扎嚎叫痛苦不安。

  她緊咬着嘴唇,盡量壓低聲音,怕被樓上的人聽見:「宮越澤,你放開我。」

  「不放。」

  這個瘋子,還是和以前一樣做事狠厲決絕!

  她的聲音漸漸平緩下來:「你到底想怎麼樣?」

  竟然問他想怎麼樣?不該是她好好解釋清楚嗎?宮越澤抓着她的手腕又緊了幾分:「告訴我,五年前,你為什麼不告而別?」

  夏格扯了扯嘴角,剛想開口,卻傳來錯愕的聲音。

  「你們兩個在這裡做什麼?」

  相交的手猛地鬆開。

  瞿母疑惑的眼神在兩人臉上流連,宮越澤一臉平靜,彷彿剛才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不過是錯覺:「夏小姐摔倒了,我扶她起來。」

  「真的?」瞿母懷疑的盯着他,見他眼神沒什麼波動才道:「時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文件的事,你大哥會解決的。」

  「那我就先走了。」宮越澤的目光輕輕掃過夏格的臉,然而大跨步的走了出去。

  夏格深吸了口氣,感覺喉嚨有些乾澀。她閉了閉眼,又迅速睜開:「阿姨,那我也先走了。」

  瞿母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