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前任》[破產前任] - 破產前任第3章  (2)

我看到席太后獃獃地盯着司文南眼睛發亮,彷彿被他——的黑金卡,深深吸引。
呵,真是好戲。
顯然葉渣男和席太后,都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他們眼前突然出現的司文南,和黑金卡。
被黑金卡打敗的感覺,令二人呆若木雞。
幾分鐘後,當櫃姐已經利索地將包包包好,他們倆還沒緩過勁來。
司文南對着櫃姐遞過來的包搖頭:「算了,扔垃圾桶吧。
」然後,他不顧眾人的錯愕,望着我:「你沒聞到嗎?
這家店因為某些不幹凈的東西變得臭不可聞,他們家的包我怕把你給熏着,咱們換一家買吧。
」在渣男賤女憤怒的眼神中,我撲哧笑了。
不愧是司文南,毒舌屆的冠軍選手。
席太后早就氣急敗壞:「你說誰臭?

」司文南嘻嘻一笑:「誰着急就說誰嘍,看來你倒挺有自知之明嘛。
」席太后臉色漲的通紅,她想跳腳,但礙於黑金卡的威力,自知司文南得罪不起,便掉轉馬頭向我開火:「羅玥,你可不可笑,就算被葉晨甩了,也不用賣身求榮吧!
」我吸吸鼻子:「果然臭不可聞!
」席太后大怒,伸手就要扇我:「你神氣什麼?
靠男人才能買個香奈兒,你爸媽知道你這麼下賤嗎?
」我架住她的手:「那你那兩個傳說中的「高官」父母知道你為了買個香奈兒知三當三嗎?
」席佩洛一直對外宣稱自己家事不凡,父母都是她家鄉那個三線小城裡的「高幹」。
但實際上,她大學裏用來顯擺的許多大牌我搭眼一看就知道是西貝貨。
她虛榮、她拜金,我都能理解。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需要維護的精神世界。
所以我一直沒有拆穿她。
但每個人也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葉晨這個渣男就是她的代價。
所以,我一定要讓他們鎖死。
因此,我只是在席佩洛耳邊低聲說:「我勸你低調點,你是希望我在葉晨跟前當面拆穿你身上穿的這間 PRADA 是仿的嗎?
你以為你沒錢了,你還是她的女神?
」席佩洛狠狠地瞪着我,但到底還是十分識時務地閉上了嘴巴。
葉晨這個傻瓜,還在一臉的痛心疾首:「羅玥,聽我一句勸,不要跟這種二代在一起,他們能有什麼真心,小心到頭來被白玩。
」呵,他怒了,他怒了。
他羨慕嫉妒又無能狂怒了。
一時之間,我望着面前的兩人,簡直要控制不住自己笑場了。
一個有眼不識金鑲玉,徘徊在被綠邊緣的大傻子。
一個唯恐自己沒賣個更好的價格的心機女。
他們的未來,我可真是太期待了!
我饒有興緻地看着葉晨,掏出手機,對他倆咔咔拍:「葉老闆,你沒錢給員工發工資,卻有錢給賤人買包,你的員工知道嗎?
勸你今天不要買包,趕緊發工資。
」他原本看好戲的表情,瞬間凝固。
跟葉晨分手也就兩天,這兩天里,我收到了他公司好幾位員工發來的微信。
他們都問我,為什麼本月公司沒有按時發放,是不是公司遇到了什麼困難。
收到微信的我,一下就明白了,這是葉晨的騷操作。
以前,他跟我提過好幾次「通過遲發工資,利用員工工資進行理財投資套現」的提議,都被我否決了。
打工人打工就是為了賺錢,不給人發錢人家還怎麼認你當老闆?
當時,我其實已經隱約覺得葉晨格局太小,但愛情的濾鏡還是讓我選擇性的忽略了他的道德瑕疵,自動幫他找借口,覺得他只是創業壓力太大所以有點誤入歧途了,只要我在一旁及時提醒修正就好。
現在,我只不過幾天沒去公司,他就真的開始騷操作了。
愛情濾鏡消失,此時我終於看清了他周扒皮的本來面目。
真。
精神資本家。
我點了點手機,又把屏幕翻轉給他看:「你在這裡消費的照片,已經發到公司群里了。
」葉晨氣得臉都綠了,拚命奪我手機。
然而,擁有黑金卡一樣堅挺的胸膛司文南,已經擋在了我的身前,用一雙長臂,將葉晨擋在半米開外。
「請不要靠近我的女朋友。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