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前任》[破產前任] - 破產前任第3章  

小說主人公是葉晨羅玥的書名叫《破產前任》,它是作者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葉晨氣得臉都綠了,拚命奪我手機。
然而,擁有黑金卡一樣堅挺的胸膛司文南,已經擋在了我的身前,用一雙長臂,將葉晨擋在半米開外。
「請不要靠近我的女朋友。
」…第二天,我委託我們家的律師幫我發了律師函追償。
律師向我保證,一定會把我的損失給我要回來。
但我並沒有感到痛快。
一想到葉晨在我的幫助下賺到的錢,我就非常難受,覺得自己簡直是個絕世大怨種。
心情不好的時候,當然要去買買買。
結果冤家路窄,剛進商場,我就看見了葉晨和席霈洛。
他倆手拉手,進了香奈兒的店。
真特么晦氣!
我想到從前,葉晨總是給我洗腦,說什麼奢侈品都是智商稅。
「羅玥,你肯定不會像別的那些女孩一樣虛榮吧。
」我當然不會虛榮,因為我儼然就是一個遺世而獨立的傻瓜。
竟然真的信了葉晨的邪!
在他送我幾朵不值錢的荷花,整幾句「涉江采芙蓉,所思在眼前」的古詩之後,就發自肺腑地覺得我的男人可真不一樣!
現在這個不一樣的男人帶他着他的女神來買包了!
這不但侮辱了我的愛情,還侮辱了文學!
中二魂在我心中熊熊燃燒,我要讓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見我一次,怕我一次。
於是我也跟着一起進去了。
誰知道櫃姐,也是個狗眼看人低的,大概看我穿的太隨便了,連眼風都沒掃我一下,眼裡全是席賤人和葉渣男。
席賤人見了我,先是一愣,很快輕蔑一笑:「羅玥,被人甩了就跟蹤前男友和人家現女友,這事兒也就你能做得出!
從前,我以為你是個有自知之明的,現在看,是我錯看你了!
」埋汰我之際,席女士還不忘試背包包,而櫃姐聽了她的瘋言瘋語,簡直是把她當成慈禧太后一樣伺候。
「這隻流浪包賣的很好的,很適合您的氣質呢!
七夕剛過,前幾天都沒貨了。
現在不買,過幾天又沒了。
」櫃姐馬屁技術一般,推銷技術也很俗套,但是席女士和葉渣男都很吃這一套。
葉渣男當即表示,買。
席女士笑得,像一朵菊花。
呵,香奈兒流浪包,我們家做飯的張阿姨也在用。
我媽送的。
我媽年前在櫃姐慫恿下買了,回家又覺得不喜歡了,送給任何人都不合適,只能送給張阿姨。
雖然人類真的不應該用金錢分等級,但我相信,對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也只能用魔法打敗魔法。
我對櫃姐說:「把那個粉藍色 Leboy 給我包起來。
」看了一圈,也就這隻包,還能入眼。
可是櫃姐居然裝作聽不到,一心伺候着席太后。
是時候拿出我的黑金卡了。
可不等我掏出我的黑金卡,另一張黑金卡已經遞給了櫃姐。
「沒聽到嗎?
粉藍色的那隻包,給我包起來。
」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自身後響起。
熟悉,是因為這聲音來自我的發小——司文南。
陌生,是因為這聲音此時聽來居然超級低沉且——性感?
我的人生里,第一次 get 到了,聲音性感這件事。
但這個性感聲音的主人竟然是司文南,讓我覺得有一絲詭異。
畢竟在我的認知里,司文南向來是個不斯文且很暴躁的「兄弟」。
此時此刻,我一定是被眼前的渣男賤女搞到變態了,才會覺得兄弟性感。
我下意識離他遠了一些,問他:「怎麼你也在這?
」司文南冷哼一聲,鼻子都快翹到天上去了:「我怎麼不能在這?
我要不在這,我能知道你都快被人欺負到泥里去了?
」他嫌棄地看我一眼,轉向櫃姐和那兩個渣男賤女時轉瞬便換上了一副冰塊臉。
「還用我再說第二遍嗎?
」他冷冰冰地對櫃姐說。
櫃姐見了黑金卡,點頭如搗蒜,跟她的同事一起圍到了我和司文南身邊,將我們倆和葉渣男席太后,生生隔絕了。
越過櫃姐們的頭頂,有那麼一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