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前任》[破產前任] - 破產前任第2章  (2)

票。
「年輕人,我勸你善良。
」「出軌,還在人家女同志租的房子里出軌,你這個行為雖然談不上觸犯法律,但非常的不道德。
」「你做錯了事,不說反思道歉,還讓人家女同志賠你錢,這話你怎麼有臉提?
」葉晨慚愧地低下了頭。
但是席霈洛卻一點不服輸,她對**一頓指指點點,猩紅的指甲都快指到人家鼻子上去了:「你怎麼說話呢?
誰出軌了?
他倆早就分手了,是這個女的看我男朋友有錢死纏着不放手好不好?
好好的一個七夕,都讓她給破壞完了,你必須處理她,你不處理她,我投訴你信不信?
」**驚訝無比:「你要不說我還真看不出人家姑娘圖你男朋友有錢,有錢還讓人家姑娘出房租,嘖嘖!
」席佩洛冷哼一聲:「那還不是放長線釣大魚,有些姑娘心機的很,**叔叔你可別被她騙了。
」說完,她指着我剛才倒掉的那瓶紅酒:「就算傢具我們不追究了,這瓶酒可是價值 1 萬塊錢的 82 年拉菲,都被她給倒了,她必須把酒錢賠給我們吧。
」我本來不想搭理席霈洛的,畢竟被渣男愛上也不是她的錯。
但她無恥得如此理直氣壯,實在是太過於挑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了。
教她做人,我責無旁貸。
我哈哈一笑:「你男朋友沒告訴你吧,這瓶酒是我的,我的酒放在我的家裡,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卻被你們擅自喝了。
這個錢,你們賠一下吧。
」「對了,這酒不是 1 萬塊,是 10 萬塊哦。
」葉晨用彷彿我是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着我:「羅玥,失個戀而已,你也不用發癔症吧,10 萬塊錢的酒?
你沒病吧?
」席霈洛也大笑:「這真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你,羅玥,能花 10 萬塊錢買瓶酒?
你爸你媽一年加起來能掙 10 萬嗎?
」無怪乎席霈洛會這麼說。
實在是我裝窮裝的太成功了。
其實,起初,我並不是刻意裝窮。
只是因為我自小不愛奢侈品那些,而且覺得在學校里也沒有場合需要配戴奢侈品,所以在學校的時候,我連個 LV 的包都沒背過。
再加上我的衣服也都是我媽給我找設計師定製的,基本上沒有 LOGO,不像席霈洛似的,恨不能把 LOGO 貼滿全身,所以大家都沒有發現我有錢。
再後來,我就跟葉晨在一起了。
為了跟葉晨拉近距離,我甚至跟葉晨一起在學校食堂勤工助學。
想起我曾經的付出,我就一陣心痛。
葉晨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大傻帽。
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我從手機郵箱里調出我買酒的發票,看着發票後面的 0,席霈洛的笑聲噎在了嗓子眼裡。
我想她此刻的臉一定很疼。
葉晨不可置信地望着我:「羅玥,你瘋了嗎,你花 10 萬塊錢買瓶酒?
」「你有錢不拿出來幫我創業,你竟然買酒?

」「羅玥,你太讓我失望了,你這麼虛榮、不懂事,跟你分手,果然是我這輩子做出的最正確的決定。
」我挑眉:「我的錢,我怎麼花,就不勞葉總操心了。
葉總還是趕緊把酒錢還給我。
」葉晨肉疼地哆嗦:「這是你送給我的,我憑什麼賠你錢?
」望着他此時這副斤斤計較的樣子,我真不明白當初我到底看上了他什麼?
可能愛情的確就是化學反應,會讓人產生光學濾鏡。
現在愛情不再,濾鏡消失,葉晨在我眼中也就恢復成一個長得還行的普通男人而已。
當然,此刻他的肉疼,讓他在普通之外,又多加了三分猥瑣,那張好看的臉頓時也黯然失色。
這樣看,他跟席霈洛倒還挺配的。
一個猥瑣,一個市井,天作之合。
我懶得再跟葉晨廢話,我指着被席霈洛丟進垃圾桶已經被磕掉了一個角的湯碗:「還有這隻碗,出自景德鎮大師之手,價值 18888,記得也賠一下。
」席霈洛氣得哇哇大叫:「羅玥,你在我跟前裝什麼白富美啊,誰不知道你上大學的時候窮的都要打工。
你用的破碗會 18888?
」我直接無視她,只看葉晨:「證據我會委託律師發你的,民事賠償這塊不歸人家派出所負責,咱們走民事訴訟就可以了。
」「不過鑒於咱們兩個已經分手,你再住在我的房子里就不合適了,限你今晚必須搬走,否則我告你私闖民宅哦!
」**大哥在一旁笑眯眯地補刀:「不用告,費那勁幹啥。
這塊歸我負責,我給你把人清走得了。
」有了**大哥助力,我頓時神清氣爽。
我沖席霈洛一笑:「多謝你替我回收垃圾,葉晨這個垃圾男人,歸你了!
」席霈洛被氣瘋了。
但是鑒於她還穿着睡衣,再生氣也只能在我的注視下,屈辱地回主卧換好衣服,才甩門離開。
她說:「羅玥,你給我等着。
」我聳聳肩,對明顯跟我不再一個量級的對手看都懶得再看一眼。
倒是葉晨,走的時候還跟我唧唧歪歪:「羅玥,我知道你跟我分手之後一時接受不了,但是愛情不能強求,你這樣鬧,最後吃虧的還是你自己。
」「原本我看你可憐,還想讓你在公司繼續待着,現在你被辭退了。
」哈哈,這次我笑的更大聲了。
得罪了我,葉晨,你以為你還會有公司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