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向,你的風》[偏向,你的風] - 第4章 遺漏學生卡

天邊微微泛起魚肚白,淡藍色的天空彷彿像沾了水的墨慢慢向外暈染開來。

窗外的光線透過半遮的窗帘直直地照在沙發上。

只見原本熟睡中的女孩抬了抬眼皮,翻了個身子,蓋在身上的毛毯從身上滾落下來,隨即就看到她伸手向四周摸去。

直到摸到了手機,緊閉的雙眸才睜了開來。

郁清抬眸,瞄了眼手機上的的時間。

五點三十分。

時間剛剛好,與她定的鬧鐘不差幾分鐘。

她要趕在在姜硯書出來之前趕緊離開這裡。

想着郁清坐起身來,小心翼翼地穿上拖鞋,剛想抬腳走路。看着大一號的拖鞋,郁清遲疑了幾秒鐘,隨即決定還是光着腳。

她害怕拖鞋發出的聲音將裏面那個人吵醒。

原本就不應該和姜硯書有任何交集,所以就當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是在做夢,現在夢醒了,她也該走了。

郁清躡手躡腳地走向衛生間,再換上了自己的衣物,儘管她覺得她的動作已經很小聲了,但是在這個空曠的房間里,還是不免發生「滋滋」的聲音。

她將換下來的衣服整齊地疊好,然後和毛毯疊放到一起。再輕聲地走到玄關處,開門的那一刻,她有些留戀地望了望這個她留宿的地方。

看了看姜硯書緊閉的房門,再看了看她昨天晚上入眠的狗窩。右手提的袋子告訴她,這個地方不屬於自己,所以趕緊帶着有關自己的所有生活痕迹,消失掉。

對啊,如果不是姜硯書昨晚大發善心的收留她,她是絕對不會舔着臉再來接觸他的。

他們之間的故事,早在四年前就該結束了。

她唯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從姜硯書的生活里摘除乾淨,而今天正如四年之前一般。

從姜硯書家裡走出來以後,沿着路邊小道漫無方向地走着,直到看到了前方的大門處。

郁清站在小區門口,最後一眼望了望這個地方,隨後毫不留戀地將袋子里的牙刷和毛巾丟進了垃圾桶里。

清晨,大街上的車流還沒多起來,路面上偶爾有幾個穿着短褲的大爺們在晨跑。

郁清看了看四周才發現眼前的這個地方竟然有些熟悉。

果真———姜硯書的家竟然距離自己學校只有三四站的距離!

但由於凌晨的早班車還沒有發車,就算等到了第一班車,也絕對是在一個小時以後了。

看了看地圖顯示的距離,她當即決定步行回去。

靠近郊區的公交車站點雖然是一站比一站遠,但由於這附近有幾所大學,所以公交車站點之間的距離相隔的不是很遠。

清晨的太陽緩緩開始升起,路面的行人學生也漸漸開始變多了起來。

離得老遠,郁清都能看到學校門口的保安大叔又在準點抓人。

這附近除了大學,就是居民區。

所以深受附近愛遛彎的大爺大媽們喜歡。

除此之外,學校還有供周末學習人的自習室,考研的人越來越多,圖書館的座位供不應求,於是學校就劃分了幾個教室,專門供同學們自習,但由於附近經常會有高中生來冒充本校同學去佔用自習教室。

於是,就明令禁止,十一點前嚴禁外來人員入校。

此時此刻,勤奮的保安大叔又在準時準點的檢查學生的學生卡。

郁清嘆了嘆氣,也老老實實地從自己的小包當中翻找着學生卡。

手翻騰了兩下,一股不祥的預感緩緩縈繞在心頭。

她的包包里總共就三樣東西,口紅、粉餅和學生……卡呢?

郁清急忙把掛在身上的包取了下來,開始不停的找着。

包不大,打眼望去就那麼兩個東西,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郁清思緒開始回憶起了昨天。

昨天,她想要卸妝,於是從自己的小包里拿出卸妝的濕巾準備卸妝,結果走到浴室後才發現,手裡的卸妝濕巾變成了學生卡,於是自己順手就將學生卡放在面前的壁櫥上,轉身出去拿了濕巾。就在今天早上她洗臉的時候,還看見了學生卡,那個時候還提醒自己洗完臉別忘記拿走。

所以她的學生卡此時正老老實實地躺在姜硯書家裡洗手間的壁櫥里…..

真是糟心。

老實說,她從姜硯書的家裡帶走最沒有用的兩個東西,然後再把人家家裡整理的像根本沒有外人住的樣子,瀟洒的拍拍屁股走人,連一聲走了都不說,甚至她已經準備拉黑刪除姜硯書的微信,結果現在卻發現自己的學生卡落在他家。

…….

眼見着自己距離學校門口的距離越來越近,門口的保安大叔似乎抓人正是起勁的時候,郁清瞬間覺得勤勞工作的保安大叔也不勤勞了。

保安好像一隻貓,而此刻她就是老鼠,是炫耀的戰利品。

郁清心裏有些發怵,腳步卻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如果她不進去,那麼就要選擇打臉聯繫姜硯書,讓他給自己送卡,那這就表示他們還要再見面。

又或者在學校門口等到十一點後再進去。

郁清瞧了眼手機里的時間。

六點三十四,啊…她等不了。

只要能進學校,就可以補辦學生卡!!!

她選擇拼一把,拼保安大叔不會攔住她。

於是郁清再次向學校大門走去,眼看着越來越近的距離,就在保安大叔剛準備開口的那一刻,郁清諂媚地向保安大叔揮揮手,「大叔,早上好呀,您辛苦啦,吃飯了嘛?」

只見原本冷漠的大叔突然嘿嘿一笑,回了她一句,「早上好啊,妮,叔吃過啦。回來啦,趕緊進去吧。」

在大叔說完這句話後,大叔又立馬轉身去詢問另外一個人去。

郁清眼見大叔忘記問她了,連忙快步小跑了幾步,在確定這個範圍是大叔不會叫她的範圍後,這才放下心來,拍拍自己的胸口,第一次做這種事,心裏還有些怯怯的。

還好學生卡可以補辦,所以……落在那裡的卡就當作是被弄丟好了。

——

行政樓外,只見郁清垂頭喪氣地走了出來,她的腦海里還回蕩着辦公老師的話。

「同學,補辦學生卡是需要提供一下本人的身份證的。」

「你拿身份證過來,就可以補辦了。」

……

天要滅我。

啊啊啊,她的身份證怎麼就夾到了學生卡里呢!

這下怎麼辦啊,總不能再補辦吧….身份證?!對啊,不行補辦個身份證吧。

說辦就辦。

郁清立馬打開手機的搜索欄。

『如何補辦身份證』

第一條……

『帶上戶口本…….『

……

真是倒霉。

看來找姜硯書是必然的事情了,她低着頭,心煩意亂地打開手機,這個時間可能姜硯書還沒醒來。

所以,現在給他發一個自己走了的微信,這樣再聯繫他就不會顯得那麼生硬了吧。

於是,郁清急忙給他發了一條消息。

【我先走了,東西已清理乾淨,感謝收留(抱拳)】

就這樣,郁清垂頭喪氣地回到寢室。

雜亂的寢室,除了亂就是空,地上的拖鞋亂扔,想也能知道那幫人早上走的有如何匆忙。

學校里不少學生都忙着考研,她的室友們就是,而她也想考,但是生活不允許她這麼。在溫飽和精神富足面前,溫飽才是最重要的,目前,她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大四畢業前夕,找到一個溫暖的住處,這樣不至於到時候,畢業搬離時,大家都有後路,而自己只能帶着一堆自己的東西流浪街頭了。

郁清換掉穿了一整天的衣服,穿上了睡衣就爬到了床上。

望着天花板。

她糾結着,剛剛才給姜硯書發過消息,現在再聯繫他,是不是顯得自己有些上趕着貼近人家。

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一樣,她點開手機,划到和沈驀珊的對話框。

輕碰、點開。

遲疑了五秒鐘後,果斷髮了一句。

【驀珊,在嘛】

隨即又開始在聊天框里編輯起來。

『驀珊,其實我和姜硯書認識『

『驀珊,其實姜硯書是我前男友』

『驀珊,昨天晚上我住在姜硯書家…….』

對話框里的字,郁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