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進入極端世界》[女主進入極端世界] - 第10章 白玉血痕(7)

「牛大壯得到這個白玉後,就給了他媳婦黃玫。此時,黃玫已經懷孕了。他和黃玫天天跟肚子里的孩子說話,也不知道孩子能不能聽見。」

杜溪的聲音低沉起來。

「可是,有一天,厄運來臨了。牛大壯出門打獵,再也沒有回來。之後,人們結伴找他,卻沒有發現牛大壯的身影。估計是屍骨無存了。」

凌月舒和程浩難免一陣唏噓。

家裡的頂樑柱死了,只剩下價值不菲的白玉和柔弱的孕婦,這一家要怎麼辦啊!

杜溪摸摸頭,接著說:「也不知道那個人說的對不對,聽她說,好像是黃玫耐不住寂寞,和別人偷情。結果最後自己大出血,自己和孩子都沒了。」

「這就是我收到的線索。你們有什麼發現嗎?」

「你來說吧。」程浩看向凌月舒。

凌月舒將她和程浩看到的場景一併給杜溪說了。

他們感到很奇怪。

「怎麼會這樣?」

桌子上有水果盤,意味着有人供奉。可是,村民怎麼會供奉他們呢?

凌月舒在剛才程浩的故事中感到了一絲違和感,卻不知道違和感從何說起。

「啊~」杜溪打了個瞌睡。

「我該睡覺了!」

聽到杜溪這麼說,程浩的眼皮也聳拉下來。

杜溪鞋子也不脫的上了床,呼呼大睡。

程浩沒有上床,他直接在桌子上趴着睡著了。

看到杜溪和程浩這麼困,凌月舒也堅持不下來了。

她裝作困得不行的樣子上了床,側身睡,沒有脫鞋子。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凌月舒想起杜溪剛剛說的厄運。如果,厄運之後是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假設,那麼這就是另一個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