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甜寶:我在古代發家致富》[農家甜寶:我在古代發家致富] - 第1章 穿越了

「喔喔喔~~~」

張懷樺一激靈爬起來揉了揉眼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不禁感嘆自己「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有大將風範,好吧,她就是心大。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她趕潮流,是穿越人士,剛穿過來半宿的那種。沒錯,她是半夜穿過來的。

本來她晚上像平時一樣洗漱護膚躺床上刷手機,一套流程走完就睡了。結果半夜起來上過洗手間回卧室的時候,發現場景就切換了。從自己時下流行的,簡單舒爽又清新的北歐風小房間,變成了一個茅草屋黑土地,沒有床頭燈夜裡照明靠星星靠月亮的真正田園風的屋子。

驚喜不?意外不?玄幻不?

剛開始她還以為是自己睜眼的方式不對,就躺到床上重新閉上眼等了會兒,再睜開發現還是不對。隨着蜂擁到腦海里的一大堆記憶,只能無可奈何地認清這個不幸又狗血的現實,自己穿越了!

她現在這個身體今年七歲,也姓張,叫槐花。這可真是五百年前是一家了。因為她在現代時小名就叫槐花。真巧,呵呵!

現在這個朝代叫靖朝,這不屬於她所熟知的歷史的任何一個時代。對比她爺她爹她哥她弟和村裡的叔叔大爺們的髮型,只能確定不是清朝。為什麼這麼肯定呢?因為甭管飄不飄逸,人人都是一頭長髮而不是半頭。

槐花家所在的村子叫張家村,地理位置么,根據記憶中的口音來判斷,應是個中部平原的小村落,和她在現代時家鄉的口音差不多,都是說「中中中」。

家裡人口簡單,她爹她娘,爺爺奶奶,還有一個沒出嫁的姑姑。另外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弟弟。

由於家裡他爹這一輩人口少,所以家庭氛圍挺和睦。不像有些人家,弟兄幾個兩三代人還攪在一起過日子,一堆啰爛事。

關於這一點,她還是挺滿意的,至少沒穿到一個奇葩遍地走的家庭里。

正想着事,院子里傳來她娘和她奶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趴到窗戶前往外瞅了瞅,天已經蒙蒙亮了,大門口拴着的大黃狗靜靜地趴在那,眯縫着眼兒,尾巴一搖一搖的,一窩小狗崽在它身上拱來拱去地嬉戲。她奶坐在廚房門口摘菜,她娘在院子南頭打水,兩人一邊幹活,一邊還東家長李家短地嘮着嗑。

既來之則安之,醜媳婦早晚得見公婆,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真的勇士敢於面對慘淡的人生…….不管了,作為大女人不能說自己不行,張懷樺給自己鼓了半天氣,穿上衣服開開房門,打個哈欠伸個懶腰走了出去,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槐花,今兒你咋起來恁早,咋不多睡會?你哥你姐他們都還沒起來哩。夜兒個你都摔着頭了,這會兒頭還疼不疼?還懵不?以後可白再恁皮了,咋說咱也是個小妮家,皮恁很可不中……」

她奶李老太的大嗓門響了起來,張懷樺,現在變槐花了,哈欠打了一半硬生生收住,險些閃了腰,被口水嗆得咳嗽了起來。

好吧,她壓根不是什麼大女人,人家還是個扎小揪揪的小姑娘呢。

「咦嘿呀~這咋還咳嗽上了,穿恁薄你也不穿個褂子,大郎他娘,你白(別)壓水了,快去再給槐花找個衣裳穿上,這天立秋了,雖然晌午熱,早晚開始涼了,她小孩家白凍着了」

李氏的嗓門又響了起來。她長得身材高大,細眉笑眼的,看着又爽利又和藹。

槐花的娘王氏忙忙的走了過來,她個子不高,膚色在農家人里算得上白皙,一雙大眼睛,小巧的圓臉盤兒,細細一瞅又有點像鵝蛋臉,腦後烏油油用筷子挽着一個大髮髻,墜得她腦袋稍稍後仰。對槐花嗔怪道:「恁早你就起來幹啥?不多睡會兒。快進屋去,娘給你找個厚點的衣裳,今兒清早有點冷,看都咳嗽了。」

邊說邊拉着她進了屋,一邊還伸手摸摸她的額頭。

「頭髮也不知道梳梳,看披頭散髮的像個小瘋子,過來把這個衣裳穿上,娘再給你把頭髮紮起來。」

王氏嘴裏嘮叨着,同時手腳麻利地在床尾箱子里找出一件靛藍的外套給槐花穿上,又在牆角的桌子上拿了把斷了幾根齒的木梳,三下兩下就給她扎了兩個包包頭。

「好了,去玩吧」

槐花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娘拉進屋,旋風般收拾成了一個利利索索的小姑娘。這就是媽媽么?又溫暖又親切,這感覺有點新奇。

她定了定神道:「娘,我不去玩,這天還沒亮透呢,我去哪玩?我幫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