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仙難渡》[逆仙難渡] - 第 1章 隕落

曲靖柔在一次歷練途中遇見一隊修士在內訌,她才剛突破築基,作為小小散修,不欲捲入此次紛爭,趁他們打鬥之際飛速離開,此事並沒有放在心上。

沒過多久她發現有一群人在追查她一個女修,說她殺死了一個二流勢力世家家族的少族長,讓曲靖柔奇怪的是他們拿着她的畫像,名字和她一模一樣,可她與這些人素不相識。

果然,他們是衝著她來的。她曾經向那些人說出實情,根本沒人信她的話,全被曲解成了詭辯。見對方油鹽不進她極為惱怒,與對方打鬥了起來,反正梁子已經結下了,一不做二不休擊殺對方數名修士。

小時候因錯過了宗門招收弟子,後來她因年齡太大又是四靈根修士根本入不了,她能修到築基期,已是極為不易。

散修聯盟,那裡有高階修士坐鎮,是散修逃亡修士可以保命的好去處。不想反而被暴露了行蹤,背後之人也算到了。

曲靖柔經過數天連番打鬥逃到散修聯盟,正準備交靈石入城,發現隱隱有人在城外守株待兔就等她現身了。那人很危險,讓她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她用手擦去嘴角的血漬,吞下幾顆補靈丸,拿出一張遁地符消失無蹤。

在她原來站的地方,一道掌印拍下,將地面拍出一道大坑。出現了一位老者,一臉憤怒。

」該死,又被她跑了,繼續給我搜,我就不信她還能逃到哪。」

回過神來的曲靖柔嚇出一身冷汗。無數腦中思緒翻騰。明顯有人暗算,她成了背後之人找的替罪羊。

這個家族叫金家,最高修為金丹期,但在世家中光靠這點站穩腳跟是不可能的。他們所依靠的是他們在一流世家有紀家有一個二太太。

在家族極致的怒火下,她四處逃跑無果最終被逼入絕境。

她所在的斷崖叫牧玄崖,是修仙界一處兇險的地,崖高萬丈,底下有無數罡風。靈氣雜亂。

夜幕中,懸崖上一群穿着統一服飾修士圍着一個女子,包圍圈在不斷的縮小,女修已退無可退,她已經被這樣追殺了數月靈力已枯竭,手中的丹藥符錄早已用完。

女子眼神平靜,她環顧一周,好似要把這些人的面容刻進腦中,甚至是骨血里。突然她笑了起來……

「我所說的句句屬實,給你們背後之人帶一句話。」

突然女子因靈力反噬吐出的血,

「看了不該看的東西,就該有死的覺悟」少年眼中毫無波瀾,突然他瞳孔緊縮,暗道不妙,她要自爆,」還愣着幹嘛」示意那些修士一齊遠離女子所在之處。

「總有一天你們也會和我同一個的下場,哈哈哈」女子癲狂的笑聲聲被淹沒在攻擊的爆破中,也埋沒了她的身影。

待白光散去女修所站的斷崖早已粉碎,少年身旁多了兩具屍體,明顯是跑慢了,少年在斷崖邊徘徊,探查了下確保再無活物才安心帶着手下們力氣

懸崖下,雜草叢深處,一個扎着雙丫髻的小女孩,背着一個比她個頭還大的竹筐,拿着一張紙在一株草面前比划著,嘴裏喃喃低語「這一株很像曲叔叔說的可以救娘親的草藥」說完丟進竹筐。

等她準備往回走,因女孩個頭太小,雜草比她都還高,早已經迷路了,不得不撥開雜草向前走,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直直撲向地面,竹筐里的草藥也灑了出來。

她連忙爬起來,背好竹筐,慢慢摸索着將灑落的草藥重新撿回竹筐。

撿着撿着,突然停下來,臉上寫滿了恐懼和害怕,原來絆住她的是一具屍體,小女孩害怕的癱坐在地。待恢復力氣飛速跑着離開了。

待她離開,那具女屍的手指輕微的動了動,緊閉的雙眼睜開,滿是嗜血和殺氣。

她從衣領內掏出一塊玉佩,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紋。這是她從小就帶着的,沒想到被它救了她一命。

內視一遍發現身體破損不堪靈氣全無。按理來說她的身體機能不具備讓她存活如此之久。平均下來發現身旁傳來微薄的生機之力,她將目光移在她身旁不起眼的小花。

她看着面前的綠色小花,裏面傳來陣陣生機,就像靠近了太陽,暖暖的,還會得到一絲生機之力 。

這種靈物長在陡峭的崖壁上,自有高階靈獸守候。這朵花不是完整的而是一小朵,根莖斷開,切口明顯是被扯斷的。不出意外是被她墜落時砸下來的。

曲靖柔憑將那朵小花直接服下。草藥的藥力充斥她的全身,就像身體被放在熊熊烈火中淬鍊,經脈骨頭裂開又癒合。

只見女子疼痛的蜷縮着,慢慢的她的身體開始變小變成了嬰兒。

王家

王二丫跌跌撞撞的跑回家,差點撞門框上。

「二丫,怎麼還是這麼莽莽撞撞的,你曲叔還在呢」一個微弱的聲音從軟榻傳來。

王二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現在緩過來了,連忙把竹筐放下,在裏面翻找,從裏面拿出一株普通的小草。

「許叔,您看是這不?」王二丫將小草遞給那位男子。

見那男子看了看草藥,露出微笑。微微點頭,母女二人露出開心的微笑。

事畢,當曲郎中準備離開王家,小女孩囁嚅了一下,欲言又止。

曲郎中不由得問道,「可是有事與我說?」

小女孩微微點頭,一臉憂色將採藥之事緩緩道來。

「曲叔,

猜你喜歡